零五文学 > 其他小说 > 沉沦 > 第24章
    为什么呢?

    这只能说明他今后是永永远远的不想再见到我了。

    他今天和我,竟是永别吗?……

    我抓住了自己的胸口……

    “想好了吗?”他的声音懒洋洋的。

    我从沉思中回来。

    看看他,又看看他怀中的雪。

    “我无话可说。”我淡淡道。

    他盯着我许久,然后突然起身,一把抓住我的胳膊将我拽到阳台上。

    他拉开了一扇窗户,冷冷道:“什么时候反省好了什么时候来找我!”说完“砰”的一声关上了阳台的门。

    我站在阳台上,望着他的背影。

    他,真的在乎雪呢。

    窗外,灰茫茫的。

    整个世界像死了一样,静寂无声,使人顿觉怅然无望。一片悲凉。

    好似整个世界只剩下了独自一个人。

    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吸走了一切声响,使这只有我一人存在的小小的寂静空间更显静谧。

    望着窗外的漫天大雪,有着一种特别的感觉。

    我喜欢雪。因为它看上去很纯洁。

    雪,纯洁的雪花,然而当它融化后,所呈现的却是细菌和灰尘呢。

    就像是我,看上去是个正常的人,可是,我的内心却已经完被黑暗所侵蚀。

    已经是药石无灵,无可救药的病态。

    可能是自身黑暗而肮脏的原因,我喜欢纯洁,干净的东西。

    因为它能够让我找到一种平衡的感觉。

    下雪的天气,并不特别寒冷。可是在这样的夜晚。我只穿着一件棉睡袍,赤着脚。窗户又开着。情况就不一样了。

    不到十分钟,我浑身的血液就开始变得冰冷。

    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身体越来越冷,也开始渐渐麻木起来。

    幸亏我脚下还穿着双拖鞋。

    我的身体发着抖。

    为了保暖,我将身子蜷缩起来蹲在地上。抱紧了自己。可是越是这样,身体越冷。

    我睁大眼睛,望着自己呼出的气息就像一团团冰冷的烟雾。

    为什么自己会这么懦弱?

    懦弱得让身边的每个人都怜悯自己。

    这也许是一种灵魂上的软弱。

    就如我自己的灵魂,已经软弱成了某种病态。

    这种病已经深深植埋于灵魂的深处。

    就仿佛站在冰冻的无边的荒原上,只有自己一个人,四周空旷得没有边际。

    有什么人在那里吗?有吗?

    没有回音。没有一个人回应。

    只有无际的寒冷。

    只有永恒的,亘古不变的寒冷和冰封。

    以及永无止境的孤独和绝望……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了,一个多小时了吧?

    他也许已经睡着了,而我还像是个傻瓜一样在这里。

    身体已经没有力气了。想站起来可是身体发软。

    终于,我听到了脚步声。

    是他吗?

    门开了,站在门边的是个柔和的影子。

    是雪。

    “可怜的孩子,你怎么这么傻!他说什么你都听啊?你会被冻坏的啊!女孩子不可以这样着凉的。你也真是的。”她过来扶起我。

    我轻轻道:“雪,对不起。”

    “算了,即使是这样他也不该这样惩罚你啊!”

    她扶我回到房间,将我扶到床上,又盖上被子。之后拍拍我:“别多想了。”就离开了。

    我毫无睡意。

    过了一会儿,隔壁传来雪的喘息声和轻微的叫喊声……

    心脏突然控制不住的抽痛。

    喉咙中仿佛堵着什么。

    我咳嗽起来。

    有什么甜腥味的东西在嘴角……

    用手轻轻掠过唇边……

    手上多了一抹鲜红色的,冰冷的液体……

    ……

    08

    第二天早晨,我感到身心都是从未有过的疲惫。

    脑袋里面犹如装满了支离破碎的玻璃。痛得厉害,喉咙像脱了皮一样又热又痛。好像是已经发烧了。但愿不是重感冒。

    静静地来到餐厅门口,我向里面望了望。

    他正坐在那里喝咖啡,这是他每天早上的习惯。

    雪在忙碌着,餐桌上也是热气腾腾的。她哼着小曲,看样子心情很不错。

    望着他们两个人,真是幸福呢。

    在这个冬日的早晨,热气腾腾的餐厅,暖烘烘的早餐……

    那两个人怎么就会那么和谐呢?

    那个温暖的世界,我是永远都进不去的。永远……

    我真不懂,这样幸福的两个人,为什么他一定要带上一个我?难道我就是充当孩子这个角色吗?如果只是个孩子,我也知足了,但不是那样啊!这明明就是二女共侍一夫的状况。而我,就是那最可悲的角色,这是永远都不会改变的。

    他将我当作狗,只是用来发泄的工具,他以玩弄我为乐。

    这个人是我的亲人啊!

    为什么这么残忍?为什么?

    我摇摇晃晃的站在那里,心中那一份抵触而愤怒的情绪,让我迟疑着,不知进退。让我恨不得立刻离开这个人间地狱!

    我再也看不下去,身体靠着墙,低下头紧闭着双眼。

    此刻,温暖的房间却仿佛比外面的严冬天气还要寒冷。

    我的身体开始颤抖,怎么会这么冷?好冷……

    “天啊!”突然听到了雪的惊叫声:“晓书?你站在那里做什么?吓了我一跳!怎么不进来啊?”

    我懒得说话,缓缓地走进餐厅。昏沉沉的坐下来:“雪,请给我一杯咖啡,谢谢了。”

    他微笑,揶揄地看着我:“你,身体怎么样?”

    我没理他。端过雪递过来的咖啡就往嘴里灌。

    他突然伸出手放到我的额头上,然后冷哼一声道:“雪,去拿点退烧药来,她发烧了。”

    我淡淡道:“没事。”

    雪愣了一下,然后恍然的表示了一个明白的神情:“我去拿!”就转身去客厅拿药箱了。

    他点燃了支烟,望着我道:“你昨晚反省好了吗?”

    我不看他的脸。

    已经完的麻木了。他说什么也不会再激起我的感觉了。

    把我磨炼成一个麻木不仁的人,如果这就是他想要的,那么他成功了。

    雪回来,给我一杯水和退烧药。

    我吃过药,没再理会他们,站起身回到自己房间。

    倒在床上。将自己捂在被子里。

    好冷,真的很冷……

    夜晚……

    一双有力的手臂从身后伸过来,而后身体被紧紧的抱住……

    那个怀抱是温热的……

    我已经退烧,头脑很清醒。我清楚那是他。

    但,他是什么意思?

    这个男人是在享受两个女人给他带来的乐趣,不是吗?

    感觉到他的手臂在渐渐收紧,他的呼吸拂在我的耳根。

    我没有挣扎,也没有动。他又能怎么样呢?

    突然听到了他的轻笑,低沉而性感。

    “看来,你终于是到极限了,是吗?”

    我的内心一颤,他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通常,人到极限有三种情况:一种是精神彻底崩溃,一种是内心彻底荒芜,最后一种是一直向上,永不言败。现在看来,你无疑是属于第二种人呢!”

    我沉默,他果然是在玩游戏。

    “既然你已经是到了极限,那么,想说什么就对我说。”

    我仍是沉默,我已经什么都不想说了。

    他抱紧我:“昨天你蠢得像猪。”

    我淡淡道:“你是要质问什么吗?”

    “你对我说谎是没有用的。方晓书,”

    我又吃一惊:“你什么都知道了,是吗?”

    “昨天的惩罚,是罚你愚蠢!以后不允许你想着别的事和别的人!你要想的只有你自己。在这个社会,你只需要想到自己就可以了。只有想着自己,才能够在这个尔虞我诈的社会生存下去。才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想要的东西,并不是别人给你的,而是要靠你自己去争取的,你,明白吗?”

    他说这些话……我……

    我不知该如何反应。

    他的手开始在我的身体上移动。

    我没有动,直到他转过我的身体,我仍旧闭着双眼。

    他双手的力道开始加重,我咬着唇,忍受着他粗鲁的抚摸带来的疼痛。我的心理开始不平衡,为什么?他从不对别的女人这样?为什么?

    有一次我看到了雪的身体。那么洁白光滑,没有一点伤痕。可是我却……为什么?他为什么如此偏心?

    我闷哼起来,他又开始咬人了。好疼……

    他望定我:“把嘴松开!”

    我紧闭双眼不理他。

    “给我松开。”他将我的双手固定在头顶上。开始舔吻着我的胳膊。

    再也无法忍受他的碰触,我听到自己的呻吟无力的脱口而出。

    “不,不要这样……”我的声音开始破碎。下一秒,我拒绝的声音然被淹没了。他狠狠的吻住了我。

    被动地仰着头,被他这样强吻着。我的意识开始混乱……我的身体开始发软。我闭上了眼睛……

    他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要这样耍弄我呢?

    本能的推拒,却无法动他分毫。

    待他终于放开我的唇,我才轻喘着道:“不……不要!”

    他不理我,他每次都是这样。从不管我愿不愿意。我感到可悲。如果是雪不愿意,他一定不会勉强她。可是……轮到我就……

    我推着他。我不想再被他耍弄下去了。不想再像玩偶一样的被他玩弄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