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五文学 > 其他小说 > 沉沦 > 第23章
    风也开始变大了,吹得树枝飘摇,纸屑乱飞……

    一场大雪即将来临……

    我的内心有些苦涩,有些透骨的寒冷,还有些微的疲惫和凄凉……

    这样绝望的感情……这样的事……

    神啊……我该怎么办呢?我们该怎么办?????????

    ……

    不知何时,宛洋已经来到了我的面前。

    她愁容满面。

    我望着她,等着她的话。

    “任涛走了。”她淡淡道。语气中却掩饰不住伤心的情绪。

    “怎么回事?”我皱起了眉。

    “他退学了。”

    “什么?”我大惊失色,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刚走。”

    我没再说话,转身就向楼下冲去。可是她却死死的拉住我:“来不及了。他已经走了。他就和我说了一声奇Qīsuū.сo,不让我告诉你。”

    我沉默的站在那里……

    我想着他刚刚在顶楼和我说过的话。

    那是他在向我告别……

    我想着他留在我脸颊的吻……

    我的眼泪,盈满了眼眶……

    而宛洋,已是泪流满面……

    那一刻,我突然就意识到了什么。

    我明白了一切……

    我默默的抱住了她。

    闭上了眼睛,任眼泪从眼中流出:“小洋,对不起……我不知道……”

    宛洋开始低声的抽泣……

    “晓书……”

    突然听到了雪的叫声,我回过头。望着她。

    “晓书,我想和你谈谈。” 她的目光仿佛已经失去了焦距……

    我擦去了泪水,点点头。

    “晓书,任涛走了,我不在教室,没能来得及留住他,对不起。”

    我摇头:“没关系。这不怪你。”

    雪望定了我:“晓书,你,是不是很恨彦??”

    我和宛洋都愣了一下。

    她又道:“晓书,是他强迫你的,他这样是在犯罪。他会被判刑的。|Qī-shu-ωang|他糟蹋了你,他毁了你的一切。如果不是他,你和任涛一定会好好的。你一定很恨他是吧?”

    “你想说什么?”宛洋奇怪地望定她。

    “晓书,离开他吧,别让他再控制你了,这才是你最好的选择。”

    “雪,我从来就不是你的绊脚石。”明白了她的意思,我感到一丝无奈。

    “不,晓书,我求你,你还是离开他吧,否则我们三个人早晚都会毁掉的。”

    “雪,你今天是怎么了?”她的样子有些奇怪。

    “他要和我分手。”

    我望定她:“不,雪,他会和你结婚的。”

    雪却摇摇头:“就算他和我结婚,心里却想着你。”

    我淡淡道:“雪,你错了。他喜欢的人是你。”

    雪的口气也是淡淡的:“可是晓书,我不想这样三个人一起生活。这样太奇怪了。我无法接受。所以我们两个人中总有一个是要离开的。”

    我没有言语。

    “晓书,我和他是能拥有合法婚姻的,而你和他本来就不应该在一起……”

    “你什么意思?”宛洋生气的道。“应该离开的人是你才对吧?”

    我伸出手拉住了冲动的宛洋,然后对雪道:“雪,这件事情你不应该找我谈。”

    “可是,找他谈是没有结果的,他已经疯了。”

    “你,是想独占他,是吗?”我轻声的问。

    雪拉住了我:“不,晓书,他的心还是你的。你离开了,把人留给我吧。我可以不要他的心。”

    “你说什么?”

    “他的心是你的,你把人给我,我可以不要他的心。这样我们一人一半,不是很公平吗?”

    我呆住了。然后我淡淡道:“他的心本来就是你的。”

    宛洋怒视着我:“方晓书,你这个无能的女人。在胡说八道什么?李彦他喜欢的人本来就是你!”

    我幽幽地望着她:“宛洋,你还不是一样无用。”

    宛洋望着我,一声不响,然后就蹲下了身子。

    泪水从她的指缝间溢出。

    我扶住她:“为什么?为什么不去追任涛?你又不是我这种性格,你那么开朗,你怕什么呢?”

    “不要,不要再说了。”她抽泣着。

    雪也过来:“原来,宛洋你和我是一样的呢。都是她的受害者。”

    宛洋猛地站起身:“你住口,我和你才不是一样呢,我不像你,明知道别人不喜欢自己,却还粘乎乎的缠着人家。”

    我拦住宛洋:“雪,我舅舅喜欢的人确实是你,但是如果你要求我离开,这不是我能够决定的。”

    “怎么不是呢?”

    “他会杀了我。”我没有动。

    雪沉默了。

    过了一会,她却突然向我大叫:“你为什么这么残忍?我已经答应把他的心给你,你还想怎么样?你还指望我怎么着?难道还想把什么都抢走吗?”

    宛洋怒视着她:“你到底想怎么样?你凭什么赶晓书走?你有什么资格赶她走?”

    我拉住莹:“小洋,不要这样。”

    宛洋拉住我:“晓书,我太为你不平衡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事呢?李彦到底在想什么?竟会这样对你!让这个女人在你面前嚣张什么?”

    “小洋!”我想阻止她。可是她却怒不可竭指着雪:“晓书,你真是个傻瓜, 这女人在你面前一套,在李彦面前又是一套,你还同情她!云似雪,你不要以为你手上戴个破戒指就有什么了不起!那戒指只要付钱要多少就有多少!能代表什么啊!别以为这样就有权利可以赶别人走,你还没和李彦结婚呢。”

    雪轻轻道:“可我是和他名正言顺的。”

    宛洋却冷笑:“名正言顺?你以为你自己是什么?你只不过是个被李彦利用的棋子而以。现在是你在破坏这两个人的幸福,是你,一直在充当第三者!这都是你的错!你知不知道!亏你居然还好意思在我们两个面前谈这个!”

    雪如同一座雕像般站在那里。我拉住宛洋:“够了,小洋,你说完了没有?”

    宛洋却不依不饶:“难过?!你也知道难过?如果难过就尽早退出去!而不是死缠滥打!”

    “啪”的一声,雪扬起手,宛洋的脸上登时印上了五个指印。

    宛洋瞪大了双眼。难以至信地盯着雪。

    我要拦,可是以然来不及。宛洋已经狠狠地还回给了雪一巴掌。

    雪也呆住了。她也完没想到宛洋竟会还手。

    “你们这是干什么啊?”我叫道。

    雪捂住了自己的头,开始大哭起来。

    我站在那里,感到痛苦万分。

    我知道,宛洋今天是相当的反常。

    如果是平时的她,绝对不会这样。

    也许是任涛的走,刺激了她。

    她才会这样不理智。

    但是我又能怎么说呢?

    她必竟是为了我 ……

    “你们吵什么?”一个冷冷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我们面前。

    是他。

    我们三个人同时僵住。

    他扫了一眼我的脸,又看到站在一边的宛洋,最后将目光定格在坐在地上正捂着脸的雪身上。

    他走过去,扶起雪,雪看是他,情绪才好转了些许。

    他伸出一只手抬起了她的脸。见到她的左半边脸已经红了,在她白晰的皮肤上,五个指印清晰可见……

    “谁打了你?”他问她。

    雪没有回答。

    “问你话呢!是谁打了你!?”他的语气开始变得冰冷。

    “是我……”宛洋的话只说到了一半就被我打断了:“是我!”

    我大声道:“是我打了她!”

    “晓书!你这是干什么?为什么不说实……”宛洋拉住我。

    我再次打断了她的话,冷冷地道:“宛洋,你走吧!你该回去上课了!”我推了她一把,又转向他:“是我做的,你想怎么样吧?”

    他望住我,我看到他凌厉的眼神中隐隐含有一丝怒气。

    “理由是什么?”

    我冷笑:“这还用问么?她自己做了什么她应该自己清楚,而不是我来说!”

    我又推了宛洋一下。

    我瞪她,如果她再不走,我就要说粗话了。

    看到我这个样子,宛洋万分不解地也瞪着我。

    她还是了解我脾气的,她知道我的固执劲又来了。

    最后,她无奈地指了指我,转身离开。

    看到她走了,我没再说话,径直走到雪身边,扬起手,这一次是她的右半边脸!

    他转头瞪着我:“滚回教室去,不然我劈了你!”

    我转身便走……

    夜晚……

    “过来!”

    放下电话,我向隔壁走去。

    在他的床上,雪靠在他怀里,居然还在哭。

    我站在那里,望着他们。无话可说。

    “我曾经对你说过什么?”他拥着雪:“我说过你要把她当作你的女主人一样看待,你呢?是怎么做的?”

    我转过头不看他的脸。

    “这就是你的回答吗?”

    我仍是沉默。

    他点点头:“什么时候想好了再对我说吧。”

    他不再理我,他们两个人躺在床上,雪将头深深地埋在他的怀里。

    望着他们两个,我的心冰冷而麻木。

    半个小时过去了。

    雪终于不再哭泣。

    只是在他怀中,不断地,不断地依偎着他。

    我仍旧想着任涛突然的离别。

    心脏在丝丝缕缕的抽痛。

    他虽然和我说了那些话,却不曾和我道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