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五文学 > 其他小说 > 喜宝 > 第30章
    “你已为我尽了力,”我说道,“是我不知足。”

    “你常常说,喜宝,你需要很多的爱,如果没有爱,有很多的钱也是好的……我很喜欢听到你把爱放在第一位。”

    我惨淡地笑,“是,我现在很有钱。”

    “钱可以做很多事的,譬如说,帮助你的父亲。”

    我抬起头来。“我的父亲?”

    “是的,你父亲到处找你。”勖存姿说。

    “为什么?为钱?”我茫然问。

    “是的,为钱。”

    “我可什么也不欠他的,自幼我姓着母亲的姓。”

    “但他还是你父亲。”

    “他是生我的人,没有养过我。”

    “法律上这个人还是你的父亲。”

    “他想怎么样?要钱?”我愤慨地问。

    “他想见你。话是这样说,最终目的在哪里,我想你是个聪明人,不消细说。”

    “钱。”我答。

    勖存姿微笑。

    “他是怎么来到英国的?”

    “混一张飞机票,那还总可以办得到。”

    “我应该怎么做?”我问。

    “给他钱,你又不是给不起。”

    “他再回来呢?”

    “再给,又再回来,还是给。”他说。

    “他永远恬不知耻,我怎么办?”我绝望地问。

    “给,给他,”勖存姿简单地答,“你并不是要他良心发现,你只是要打发他,反正你付得起个价钱,何乐而不为?”

    我沉默良久,燃一支烟,缓缓地吸。

    勖存姿问我:“你是什么时候学会吸烟的?”

    我问:“他老了很多吗?”

    “谁?”

    “我‘父亲’。”

    “我不知道,我根本没见过他,你得问家明,”勖存姿答,“看,你还是很关心他的。”

    “据说他当年是个美男子。”我按熄了烟。

    “令堂也是个美女。”

    “两个如此漂亮的人,如此伧俗,一点儿灵魂都没有。”我忽然笑起来,直到眼泪淌满一脸,接着我掩上脸,“什么都没留下,只留下我这个人,生命的浪费。”

    “不,”勖存姿说,“你不是生命上的浪费,你活得很好。”

    “是,一直活下去,简直是可厌的,无论发生什么事,我总还得把功课做完。”

    “我会帮你。”勖存姿说。

    “你收买,你杀人,你运用你的权势——我永远不会原谅你。”我喃喃地说,“唯一对付你的办法是比你更冷血,我不能崩溃。”

    “我明白。”他说,“我也并不希望你垮下来,我爱你。”

    “勖先生,我深知你爱我,像你爱石涛的画,爱年年赚钱的股票,爱——你一切的财产,我只是其中之一。”

    他沉默一会儿。“我不懂得其他的爱。”

    “你可以学。”

    “我?勖存姿?”他仰面哈哈地笑起来,然后看着我说,“我勖存姿不需要再学。”

    “好的。”我点点头说,“你是勖存姿,我应该知道。”

    没多久之后,我那不争气的父亲终于出现了。

    我在书房招呼他。

    “请坐。”我说。我对他并没有称呼。

    他点点头,打量与估价着我的家私——我的财产,女佣问他喝什么,他说威士忌。

    我把佣人叫回来,我说:“黑啤可以了。”

    女佣看他一眼,遵命而去。

    他似乎并不介意。

    “你的母亲去世了。”他开口第一句话。

    “我知道。”我说着拉开抽屉,“你要多少?”

    他装模作样地跳起来,“我是你的父亲!你以为我是来讨饭的?”

    “要不要?”我冷冷抬起头,“不要拉倒。”我合上抽屉。声音弄得很大。

    他坐下未。

    “看!我的时间不是很多。”我说。

    “我们是父女——”他的声音低下去,连他自己都不置信起来,这么虚弱的理由。

    我打量着他,他老了。漂亮的男人跟漂亮的女人一样,老起来更加不堪,油腻而过长的头发,过时的西装,脏兮兮的领带。

    父亲微弱地抗议道:“我飞了一万里路来看你——”

    “所以别浪费时间,坐失良机,你到底要多少?”

    他犹疑一会儿,伸出五只手指。

    “五百港元?”我嘲弄地问。

    他又抗议,“我搭飞机来回都四千港元。”

    “你到底要多少

    ?”我拉开抽屉,拿出直版的二十镑一整叠钞票,在另一只手中拍打着。“说呀。”

    “五万。”

    “狮子大开口。”

    “五万是港币。”

    “来一次五万,太划算了。”我摇摇头。

    “你手中抓着就有五万。”他贪婪地说。

    “我手中抓着的是我的钱。”

    “我是你父亲。”

    “我还以为你是我债主呢,对不起,我今天才知道父亲可以随时登门向女儿索取现金,多谢指教,我今日才知道。”我微笑。

    他的面色如霓虹灯一般地变幻着。我看看手中三四吋厚的钞票。一扬手扔出去,撒得一书房都是,钞票滴溜溜在房中打转,最后部落到地板上。

    他瞪着我。

    “当我才十六岁的时候,我母亲便教导我:‘女儿,如果有人用钞票扔你,跪下来,一张张拾起,不要紧,与你温饱有关的时候,一点点自尊不算什么’。”

    我走出书房,大叫一声,“送客。”

    第11章

    十分钟后我再回到书房去,他人走了,地上一张钞票都不剩。我看过椅子后面,地毯角落,一张钞票都不剩,他都拣了走了。

    我躺在沙发上,忽然悲从中来,大叫一声,都是这个男人,他的不负责任,不思上进,毫无骨气,疲懒衰倦,害了母亲,害了我。都为这个男人。

    勖存姿过数日跟我说:“原来我想说:‘横竖要付出,索性做得漂亮一点。’后来想想,谈柯容易,我自己也做不到,何必劝你。”

    “不过他始终是你父亲,别叫他恨你,令他羞愧是不对的,但也别叫他恨你。”勖存姿说。

    “我有假期,希望你可以陪我到麦都考堡去。”他说。

    我默不作声。

    “我这间堡垒连公主也往得。”他说。

    我仍不搭腔。

    “好的,如果你不高兴,我不勉强你,”他叹口气,“你确实还需要休息。”

    我到学校去,一间间课室走过,到湖边、到河畔。退学,谈何容易,我当初跑到这里来的目的是什么?我怎么可以退学!

    支撑下去吧。退学做什么?专心坐在家中当勖存姿的小老婆?小老婆一向可以兼职,我不拿钱去贴小白脸已经很对得他起。

    我的心理医生一直跟我说:“姜小姐,一切是你的幻觉,没有人会无端枪杀另一个人,你受了很大的刺激……我们都明白……”

    这种医生再看下去,我可真的要发疯了,我茫然站在河畔,著名的康河,有谁愿意在河底被一条柔软的水草呢?我的头发已经好久没剪,如果落在河里,头发也应该像水草般飘荡。

    整个月来我穿着同一条牛仔裤,整个月来都不肯自动洗澡,在精神崩溃的边缘我都问自己:怎么可能旁人都那么镇静?难道一切真是我的幻觉?猎狐那天所发生的事,难道一切属于虚设?

    我糊涂起来。

    夜晚辛普森陪我睡,她坐在床边,让我喝一点儿酒,看我眼睁睁地躺到天亮,我把时间用在思虑我的一生,小时候发生过的一切细节,我都小心翼翼地写下来。

    我跟辛普森说:“如果我死了,你将会是唯一想念我的人。”

    辛普森的鼻子发酸,声音苦涩,“姜小姐,勖先生是很疼你的。”

    我点点头,“这点我也明白,但是我只怕他……”

    我并没有死,因为要努力戒掉药物,我尽量在白天劳动,无端端绕住屋子跑十个圈子。

    勖存姿替我搬了家,后园子有私人网球场,我可以邀请任何同学来玩,运动后有芬兰裕,友人们往往来了不肯走,我也乐得身边有一班吃吃喝喝的人,有什么不好?我请得起,屋子里因此又热闹,我忽然明白为什么某种人身边喜欢跟着一大帮朋友。也许不是为了寂寞,也许只是为了希望听见一些人声。

    像我,我根本连话也不想与他们多说,自己坐在一个角落,由得他们听音乐、下棋子、喝酒,甚至是打情骂俏,一日又一日,我麻木地度过,这是我治疗自己的方式,麻木不仁的日复一日,看不到昨天与明天。

    我很久没有写功课,勖存姿替我找了一个见习律师做枪手,暂时对付着。法科并不多笔记,记堂只应个卯儿,我不再认真,因为一切来得太容易。

    从这个时候开始我喝得很厉害,我不是酗酒那种人,却也常常手中捏着酒杯,喝得醉醺醺,尤其是周未,高朋满座,通宵达旦地喝与吃,音乐直到天亮,部供应免费,远近驰名,很多人慕名而来,我几乎没成为沙龙的女主人,但是我并没有那样的雅兴,我只是坐在一个角落独个儿喝,并没有去剪头发,也不换衣服。

    一次一个金发女郎,穿着合时的衣饰,指着我怪叫:“这是谁?”脸上露出不屑的神色。

    我只沉默地看她一眼。

    辛普森太太冷冷地说:“小姐,如果你不喜欢她,我劝你迅速离去,因为她是这里的女主人。”

    金发女郎讪讪地退开。不,她并不舍得离开,因为她在喝唐柏利侬的香槟,而那边的自助餐正在上鱼子酱与三文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