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五文学 > 其他小说 > 喜宝 > 第7章
    这是我一个堕落的好机会,不是每个女人都可以得到这种机会。

    我对计程车司机说:“把车往回开。”

    “什么?”司机转过来问。

    “往回开。”我说,“我刚才上车的地方。”

    司机好不耐烦。“喂,你到底决定没有?小姐,你到底要往哪条路走?你想清楚。”

    我的眼泪汹涌而出。“我想清楚了,请你往回开。”

    司机看见我哭,反而手足无措,“好好,往回开。”他把车子掉头,“别哭好不好?小姐,我听你的。”

    我不会怪社会,社会没有对我不起,这是我自己的决定。

    下车时我付他很多的小帐,司机投我以奇异的目光,然后离去,在倒后镜还频频看我数眼。

    我按门铃,低声轻咳清清喉咙。

    来开门的是勖存姿本人。他有一丝惊喜。“姜小姐。”

    “我回来了,我适才不高兴是因为那戒指上的石头太小。”我很平静地说。

    “姜小姐,对不起,你必须原谅我,因为我年纪的关系我的时间太少,我很愿意走正常的追求路线,但是——”

    “我明白。”我说,“但是你将你自己估价低,勖先生,你并不老,比我好得多了,我除出青春,什么也没有。”

    “姜小姐,谢谢你回来。”他微笑说。

    他是那么镇静,感染了我。

    “你有——什么条件吗?”勖存姿问我。

    “有。我要读书。”我简单地说。

    “当然。你在剑桥的圣三一学院。”他说,“我会派人照顾你。我会在剑桥找一层房子——管家、司机、女佣,你不用担心任何事。”

    “谢谢你。”我说,“你呢?你有什么条件呢?”

    “你有男朋友吗?”他间。

    “没有。”我说,“现在开始,一个也没有了。”

    “你会觉得闷厌,我不会反对你正常的社交。”他说。

    “我明白,勖先生,你会发觉我的好处是比其他的女孩子懂事。”我说。

    “你会不会很不快乐?”他不是完不顾虑的。

    我笑一笑,“我想上街走走,你有空吗?勖先生。”我看着他。

    “我公司里有事。”他拿出支票本子,签一个名字,把空白支票画线给我,“到首饰店去另买一只戒指。”

    “谢谢。”我说,“呵,”我想起来,“聪恕约我明天与他见面,我如何推他?”

    勖存姿一怔,凝视我。“你应该知道如何应付他。”

    我说:“但他是你的儿子。”

    “那有什么分别?”他问,“推掉他。”他停一停,“现在你是我的人。”

    我仰起头笑。这使我想起梁山伯对祝英台说:“……你,你已是马家的人了……”我已是勖存姿的人了。

    “我开车送你出去。”勖存姿说。

    “谢谢。”

    在车子中他缓缓地说道:“我希望你会喜欢我。”

    “我一直未曾‘不喜欢’过你。”我说,“别忘记,在花园中,当我还不知道你很有钱的时候,是我主动勾搭向你说的话。”我的眼睛看着前面的路。

    “我会记得。”勖存姿微笑。

    从此之后,他没有叫过我“姜小姐”。从此之后,我是他的喜宝。我到此时此刻才发觉这个名字对我来说是多么恰当,仿佛一生下来就注定要做这种女人。

    “在此处放你下来可好?这区珠宝饰店很多。”他说。

    我点点头,下车。我跟他说:“我不会买得太离谱的。”

    他笑笑,“我早知道。”

    我悠闲地走入珠宝店,店员们并不注意。我心中窃喜,随即又叹口气,把那张支票捏在手中,手放在口袋里,一种神秘的喜乐,黑暗罪恶的喜乐,左手不让右手知道,一切在阴暗中交易。这是我第一次痛快地用钱,兴奋莫名。

    我坐下。

    一个男店员向我迎上来。他问:“小姐,看什么首饰呢?”他微笑着。大概以为我会买一只K金小鸡心,心面镶粒芝麻般小巧的碎钻。

    我问:“你们店里有没有十卡拉左右美方钻?”声音比我预料中恬淡得多。

    男店员马上对我改观,又不好意思做得太明显。他答:“我找我们经理来,小姐请稍等。”

    我到经理室去挑钻石。我对珠宝并不懂太多,结果选到的一粒是九点七五卡拉。美,切割完整,但是颜色不够蓝。那经理说:“姜小姐,如今这么大的钻石,十十美很难的。”

    “我不相信。”我说,“我要十十美的。”

    经理犹疑一会儿问:“姜小姐,你是付现款吗?”

    我抬起眼。“你

    们难道还设有十二年分期付款?”

    “是,是。”他心中一定在骂我是母狗,“有一位客人口头上订一颗方钻,倒真是十十美,不过小一点。”

    “多大?”

    “八卡多。”

    “太小。”我说。

    “那么还有一颗,也是客人订下的,十二卡多。”他瞪着。

    “拿出来瞧瞧。”我说

    那经理轻轻叹息,去取钻石,相比之下,先头那一粒简直成了蛋黄石。我说:“把这颗镶起来,越简单越好。”

    “小姐,镶戒指你戴太大,你手指那么细,才五号。”

    “我喜欢戒指。”我说。

    “你戴起来钻石会侧在一边的。”这经理也是牛脾气。

    我把支票拿出来,摊开。“我喜欢侧在一边,只要敲不碎就可以,敲碎了找你算帐。多少钱?”

    他看见支票上的签名,很错愕。大概勖存姿这种流在外面的支票很少看到。他熟悉这个签名。

    “怎么镶呢?一圈长方的碎石——”他还噜苏。

    “什么也不要,在石头四周打一个白金环,多少钱?”

    他把价钱写在纸上。“我们与勖先生相熟,价钱已打得最低——”

    我已经把数字抄在支票上。我说:“如果退票,你与他相熟最好。”

    “小姐——”

    “快把支票拿去兑现,”我站起来,“趁银行现在开门。”

    “是,是。”他心中一定在骂我是小母狗,我知道,一定。

    我离开珠宝店,去找母亲。她的航空公司就在附近。我隔着玻璃柜窗看她,她正在补粉。刚吃完饭盒子吧。可怜的母亲,我们都太需要安定的生活。

    离远看,老妈还真漂亮的,宝蓝色制服,鹅黄色丝中。我敲敲玻璃,第一次她没听见,第二次她抬起头来,向我招手。

    我走进去坐在她面前。“老妈。”我说。

    “吃过饭没有?”她问。

    我点点头。“妈。”我把手放在她手上。

    “怎么了?”她很敏感,“有什么事?”

    “今夜又约好咸密顿?”我问。

    她说:“是的,我知道很对不起你,但我们马上要动身……你明白的,你一直都明白。”她有点儿羞愧。”

    “当然,你管你去,我会很好,真的。”

    “房子只租到月底……可以延长……你需要吗?”

    我摇头。“我可以往到朋友家去,或是回伦敦,老妈,你担心自己就够,我会打算。”

    “我一直对你不起——”

    我看看四周,“嘘——老妈,这里并不是排演粤语片的好场所。”

    “去你的!”

    “老妈,我会过得极好,香港什么都有,就是没饿死的人,一个二十一岁的女孩子会有麻烦吗?当然不会,你好好地去结婚,我们两个人都会过得很好。”

    “你在英国的开销——”

    “我会回去找份暑期工。”我说,“老妈,你放心。”

    老妈与我两个人都知道一千份暑期工加在一起都付不了学费。但是她既然在我嘴里得到应允,也并不详加追究,她只要得到下台的机会。

    “我就下班了,要不要等我一起吃晚饭?”老妈问。

    “哈!你看你女儿像不像闲得慌,需要与她妈一起吃晚饭?我有一千个男人排队在那里等我呢。晚上见。”我站起来,扮个鬼脸,离开。

    我也不知道该上哪里去,独自在街上逛着,每间橱窗留意,皮袋店里放着银狐大衣。你知道,加拿大的银狐与俄国银狐是不一样的。加拿大银狐上的白色太多,有种苍老斑白的味道,俄国银狐上的那一点点白刚刚在手尖,非常美——但我忽然觉得一切都索然无味,因为这些东西现在都变得垂手可得。得到的东西一向没有一件是好的。

    垂手可得的东西有什么味道呢?买了也不过是搁家里,偶然拉开衣柜门瞧一瞧又关上。

    我不介意出卖我的青春。青春不卖也是会过的。我很心安理得地回家去吃罐头汤。

    勖存姿的女秘书已找我很多次,勖接过电话说:“我忘记跟你说,你搬到我那里去住好不好?”

    “好。”

    “我看过你选的钻石。已经在镶了,收据在我这里。”

    “倒是真快。”我说。

    “我叫司机来接你。”他说,“你收拾收拾东西。”

    “是。”

    “别担心。”他说,“我会照顾你。”

    “我相信。”我说,“我现在就收拾。”

    “稍迟见你。”他挂上电话。

    我有什么好收拾的,自英国来不过是那个箱子。

    带过去也只有这个箱子。我坐下来为老妈写一封很长很长的信,向她解释我这两日的“际遇”,并且搬出去的原因。但没留下电话地址:“我会同你联络,你不必找我——好好地到澳洲去做家庭主妇,如果可能的话,再生一两个孩子,我不会向你联络,但我会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