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五文学 > 其他小说 > 画地为牢 > 第41章
    吴念本来想说不用,旁边的人也都附和:“就是,就是。吴念你去玩玩吧。我们都休息过了,你总替我们,我们也过意不去。”吴念不再说什么,点点头,还是温柔的微笑。

    赤脚走在海滩上,细软的沙子穿过脚指缝,暖暖的滑过脚面。吴念躲开拥闹的人群,走到比较偏远一点的地方,才面朝大海坐了下来,天空蔚蓝蔚蓝的,几朵小白云散落着,大海卷着小浪花一层一层的扑过来又退回去,让面对它的人豁然开朗起来。吴念深深的吸了几口略带大海气息的清新空气,然后又长长的吐了口气,觉得心情真的轻松起来。一直压在心口上的石头,似乎也不再堵的那么难受了。吴念不由自主的微笑起来,连自己都觉得好笑,竟然真的沦落到端盘子刷碗的地步。而且一干就是一个月,还越来越喜欢这个工作,这个地方了。换做是两个月前,恐怕认识她的人都会觉得是天方夜潭。

    吴念很珍惜现在平静的生活。身边的人都很善良,对她都很好,让她没有任何的压力,也不用小心翼翼胆战心惊的过日子。虽然辛苦些,也只是身体上的辛苦,而她现在恰恰需要的就是这种劳累。如果可能,她希望就这么生活下去,象所有普通人那样,简单的只为几百块钱生活费而劳作,然后靠回忆养老送终。

    小店里又是忙忙碌碌的景象,但是间歇里,大家不约而同的都说着同一个话题,就是难得今天休息不在的吴念。对于大家来说,吴念是一个独立、与众不同的发光体,只能远远被光芒吸引,却走近不了一步。大家是关心她的,但是连老板娘都对她还是一无所知,别人就更加爱莫能助了。其实好几个伙计都对吴念有意思,可是谁都明白,就目前的状态,他们都没戏。

    傍晚的时候,吴念回来了,手里提着三大包零食,李姐笑呵呵的看着她,这才是20岁女孩子应该有的样子。但是很快,所有人都发现,基本每个人都得到一包自己平时比较爱吃的零食。尤其是那些女孩子们,哇哇叫着道谢。连李姐的儿子都有份,李姐开心的同时忍不住心里叹气。她一直都有种感觉,这个吴念过去家境一定很好,是不缺钱的那种人,目前只是暂时不如意,而且,不可能在这里呆太久。的

    卓越被陆行远和曾清为俩人强拖到城际酒吧,卓越无奈的叹气:“我还有一堆事呢,你们俩喝不就得了。清为,小心你这个月的薪水。”曾清为笑:“随你。下个月我天天去你家吃饭,抢你的衣服穿。”陆行远也忍不住笑起来,可是一对上卓越明显消瘦甚至有些憔悴的脸,笑容一下就淡了。

    曾清为也沉默下来,反而卓越开始张罗要酒:“干吗,你们非把我拖过来,不就是为了让我掏酒钱啊。行,咱们使劲喝。我买单。”说完,卓越先拿过酒瓶猛灌了好几口。陆行远和曾清为同时伸手压住他拿酒的那只手,然后对视一眼,陆行远示意曾清为先说。

    [奇]“卓越,你这个样子我们很担心。舒云确实有做的不对的地方,但是,让她出去历练一下也不一定就是坏事。她被你保护的太好了,所以不知道人间疾苦。也许这回在外面吃点苦,反而有好处,就知道珍惜你给她的一切了。”

    [书]卓越没有什么表情,冷淡的说:“不要提她了。就当我没有养过她。她的生死我不在乎了。”说完又灌了两口酒。陆行远叹口气:“卓越,你看看你的样子,连我都不信你说的话,你自己信吗?你再看看这一个月你公司和你帮里的人,都被你折腾成什么样子了?这样下去,你就毁了,不但你毁了,你的公司和卓家的事业也要散了。”“胡说!我从来没有象现在这么努力过,我的事业只会发展的更快更强。”卓越大声说。

    曾清为无奈:“卓越,我也是公司一分子,我都看着呢。你这是拔苗助长,完在拿事业撒气。我今天就是想和行远好好给你分析分析,你这么做下去的坏处。包括对待舒云,你也应该冷静下来,好好想想,不要意气用事。否则,你将来一定会后悔的。”

    卓越冷着脸,眼睛转向一边,盯着调酒师的动作发愣。曾清为看了陆行远一眼,得到后者的鼓励,继续说:“先不说公司了,我们从根源上说吧,就说舒云这次出走。我和行远都认为确实舒云做的过火了。一家人有什么不能说清楚的?但是,仔细想想,我却发现舒云这么做只能更加说明你对她的重要性。”

    听到这里,卓越似乎震动了一下。曾清为继续说:“旁观者清,你和舒云都各自站在了自己的立场上,虽然都为对方着想,但这是远远不够的。应该反过来站在对方的立场上想想,才能把事情真正看清楚。我给你分析一下,从你的角度说,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舒云好,希望她永远躲在你的保护伞下,你认为你的考虑都是正确周到的,所以让她必须无条件的服从,否则,你就会惩罚她。我不是指责你对舒云的苛刻,但是,你是不是也想想,她也会有自己的想法,可是她敢把想法和你说吗?难道她不怕你的家法吗?”

    陆行远也点头,卓越开始把视线转回来,专注的听曾清为说:“就拿这次的事情说吧,她想离开,但是知道你不

    会同意,也许还会愤怒之下把她的腿打断,她还敢直接跟你说吗?所以只好偷偷出走了。你肯定没有意识到,她很怕你,很恐惧家法,但是她从来不试图反抗,这说明什么问题?”陆行远插嘴:“说明她很爱你。把你当成了理所当然的主宰者。”曾清为接着说:“没错。再回过头来说她为什么想离开,我记得你说过,舒云父母的死跟你家有关系,对吧?如果是你的话,你会怎么办?报仇?下不去手。不报仇?对不起父母。”陆行远再次插嘴:“只好逃避了。”

    卓越显然是被这些话深深触动了,低下头,用手支着前额沉思起来。曾清为和陆行远对视,曾清为说:“快,给我瓶酒,说了这么半天,渴死我了。”陆行远无声的大笑,一边递过一瓶青啤,一边竖起大拇指。

    良久,没有人再说话。卓越一直在沉思,另外俩人则看着他,默默的小口喝着酒。终于卓越抬头,脸上的神情明显不再那么消极阴沉了,轻轻拿起酒瓶喝了一口:“我还是要把她抓回来,不管她愿不愿意,至少我要她亲口对我说出她的想法,所有想法。”

    陆行远说:“如果在本市,早就该有消息了。你再好好想想,你确定她真的没有第二个地方可以去?”卓越也很疑惑:“没错。从小到大,因为我很忙,还一直没有机会带舒云出去玩过。她是绝对不会自己跑到然陌生的地方去的,更何况,我确定她当时最多最多也就带了几百块钱而已。她还能跑多远呢?”仨人又陷入一阵沉默。

    突然灵光闪现,卓越重重一拍自己的脑门:“该死!真是气糊涂了!我怎么把这个地方忘记了!”

    热闹拥挤的海滩商家哪天不是客来客往的接待几百人甚或上千人?但是这两天似乎不太寻常,所有店铺都遇到了前来打听寻找一个小姑娘的客人。消息还传的特别快。别人倒还罢了,吴念已经预感到大事不好了。思考再三,吴念决定不论是不是冲自己来的,都先避开,免得连累李姐的店。

    李姐是个精细的人,吴念一来请辞,就大概猜到了几分,不免替她担心起来。吴念说:“李姐,谢谢你对我的照顾,可是我得走了。”李姐想了想说:“吴念,姐虽然不知道具体的,但一直都知道你有麻烦。如今你要是觉得我们这么多人还都帮不了你,那你想走就赶紧走吧。只是这1000块钱你拿上,听姐一句话,没有过不去的坎儿,等事情过去了,你愿意回来,我们随时欢迎。”说完硬把钱塞到吴念手里。吴念执意不要,无奈李姐的坚持,只好说:“谢谢李姐,就算我借的,以后一定还给你。”

    快中午的时候,吴念离开海滩,打车来到这个小城市的市里,走进一家餐厅点了份快餐,边吃边将买来的几份当地的报纸铺开,细细寻找自己想要的信息。这里出租房子的人家很多,多数都是本地渔民自家盖的小平房,简单经济,很方便游客短期租住。吴念很快就确定一家,然后用餐厅的电话和对方谈妥了价格,400元钱租住一个月,然后就打车过去了。等到送走了房东,吴念彻底松口气,身放松的躺到简陋的木板床上,闭上眼细细计划着,少主没有耐性,如果搜索了一个月还没结果的话,就一定认为自己不在这里了。那么只要自己在这里蛰伏一个月,就应该安了。到时候还可以回去餐馆打工,或者找别的出路。

    曾清为看着卓越的脸色随着电话里的汇报而逐渐阴沉,猜测寻找舒云的计划可能进行的不顺利。果然,卓越放下电话,略带怒气的说:“死丫头果然不想回来,一听到动静就逃跑了。真可惜,我给她这么一个好的回头的机会,可是她自己放弃了。”看着曾清为询问的眼神,卓越悠闲的说:“丫头还是嫩了点,虽然跑到了外地,可是果然象我预料的那样,她只在我曾经带她去过的那片海滩附近转悠,在其中一家小饭馆里打工。我的人很容易就打探到了她,本来我想给她个面子,让她自己回来,所以我就故意让我的人在那里散布寻人的消息。我以为她能够想明白,知道自己逃不掉的,乖乖回来认个错。可是你猜怎么着?”卓越故意不说了,看着曾清为。

    曾清为叹气:“你不是说了吗,她又逃跑了。看来,她还是没放下心结,还是怕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