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五文学 > 其他小说 > 画地为牢 > 第35章
    俩人同时出手想擒住舒云,舒云哪肯束手就范,立刻还手,一时那俩人竟也奈何她不得。这时,其中一人说:“算了,既然你不想和我们合作,我们不勉强。”说完收手,退出一步,招呼另一人往车那边走。舒云想了想:“你们到底想干什么?”一人回头:“有人想见你。但是我们知道你有些身手,所以不能不防。”舒云说:“我不反抗就是。你先把我朋友放了。不是想见我吗?和他没关系。”“这个人得和你一起去。”舒云不清楚面包车里的情况,细想了一下:“好吧。你们随便吧。”俩人对视一眼,走过来,配合默契的把舒云五花大绑起来,用的劲很大,胳膊和手腕几乎勒的发麻,脚腕上还被上了脚铐。然后俩人同时用力架着舒云上了面包车。的

    舒云坐进车里,才庆幸刚才自己没有冲动,车里连上司机一共有六个大汉。其中俩人手里还拿着枪。如果硬斗,不管自己怎样,张扬是必死无疑了。汽车重新发动起来,一个人拿条黑布带蒙住了舒云的双眼。

    舒云大约估算汽车又行驶了半个多小时,似乎道路越来越不好走,颠簸的厉害。终于再停下来的时候,舒云被人拖下了车。黑布仍然没有摘掉,一路被人拖着又走了大约200米,又下了十几个台阶,似乎才进到一个房间里。舒云被推倒在地上,然后就听到锁门的声音。

    舒云尽力挣动身上的绳索,可惜太紧了,丝毫都动不了。只好先冷静下来,勉强靠墙壁半坐半躺着,保留体力,同时担心张扬现在怎么样了。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终于听到了纷乱的脚步声,接着门就被打开了。当蒙在眼睛上的黑布被粗鲁的拽下时,眼前强烈的光感让舒云下意识的低头闭上了双眼。下巴却很快被人用力抬起,耳边传来恶狠狠的声音:“臭婊子,看看老子是谁?”舒云慢慢睁开眼睛,眼前扭曲狰狞的脸虽然模糊,但舒云还是认了出来,于文波。

    于文波看舒云丝毫也没有预料中的害怕,愤怒起来,劈手就是一个耳光:“你已经忘记大爷我了是不是?大爷我可忘不了你。你杀了我哥哥,我今天叫你生不如死。”舒云忍痛把头转回来,看着于文波冷笑:“手下败将假逞威风,只能更丢人。”于文波恼羞成怒,反手又是一记重重的耳光,把舒云打倒在地上:“来人,把她拖起来,摁到桌子上去。

    舒云这才有机会快速扫视了整个房间,这里没有任何窗户,显然是在一个地下室里,但是灯光很明亮。十个高瓦数大灯泡把足足三十多平米的刑房照的通明。屋子中央分立着四个铁柱,铁柱上都嵌有滑轮,穿过滑轮有手腕粗的铁链垂下,铁链的底端则是四只可调大小的铁铐。四面墙有三面都挂着各种刑具,另一面是空的,却靠放着一张大方桌。

    于文波挥手示意两个黑衣打手将舒云摁到桌子上,上身紧紧贴在桌面上,两腿分开到脚镣所能张开的最大程度。舒云奋力挣扎,想抬起身,却被死死摁住,到最后连头都抬不起来了。于文波过来开始撕扯舒云身上的衣服。很快,衣服都成了碎片散落一地。舒云紧闭着眼睛,咬紧嘴唇,一动都不动。于文波首先看到了舒云后背到臀部的伤,咦了一声,低头仔细看了一下,然后用手拧起每道伤痕的地方,嘴里还发出“啧啧”声。舒云疼的直打颤,直接把嘴唇咬破了,就是不出一声。冷不防,于文波揪着她的头发强迫她抬头,狞笑着说:“想不到,你跟你娘是一个德行,这边给人做性奴,那边还偷养小白脸。”舒云愤怒的睁开眼睛,直接把带血的唾沫啐到于文波的脸上:“无耻!下流!不许侮辱我妈!”

    于文波没想到扒她的衣服,她都没反应,一提她妈却这么激动。当下更是肆无忌惮的刺激她:“哈哈哈,谁不知道当年你妈少女无德,还没出嫁就失了贞操和卓子骏鬼混。可惜卓子骏那个窝囊废满足不了你妈,于是你妈就背着他养了一个小白脸,你就是那个小白脸的孽种。知道你家怎么死的吗?都是卓子骏杀死的。哈哈哈,你却又给他儿子当性奴,为他儿子卖命,哈哈哈,你不怕你外公和你妈从坟墓里跳出来杀了你这个不孝女吗?啊,对,你也算继承母业,也养个小白脸,要不是我派人死盯了你这好几个月,还不知道原来你可以为了他涉险,正好给我一个诱捕你的机会。哈哈哈,你还真是跟你妈一样的贱啊。”

    其实,当时到底怎么回事于文波根本就不知道,就因为当日舒云打死他哥的时候,被他打伤,慌乱中,一直戴在脖子上的项链断在地上,被于文波拾到。这大半年来,于文波先投奔了一个过去有点交情的地头大哥,然后倚仗人家的势力,借了人家的几个打手,调查照片上的女孩的来历,算他运气好,也居然翻出来些旧传言,正好添油加醋的用在这里打击舒云。

    舒云强烈的挣扎起来,用的力气之大,就连那两个打手一时也没制住她。舒云挣脱出来,就势在桌上一翻滚,上半身躺在桌子上,抬起双腿重重踹在站在桌边的于文波的胸口上。于文波完没料到会遭受这么强的攻击,向后倒退好几步,一屁股摔到地上,接着一口血就喷了出来。

    另外三个打手见势不对,一拥而上,想抓住舒云,

    却也被舒云躲避过去,反用腿踢中几下,一时竟僵持了起来。于文波喘了好几大口粗气,才勉强倒过气来,破口大骂:“你们这些笨蛋,窝囊废,连个捆住的女人都对付不了。去把那个小白脸拖过来。我就不信她不服。”

    张扬很快被拖了进来,双手反绑着跪在地上,早已经是一丝不挂。嘴里塞着一团破布,只能发出“呜...呜...”声,满脸惊恐的泪水。舒云因为刚才利用桌子躲避攻击,所以,还半蹲靠在桌子的一侧防备着。张扬慌张中只看见了舒云的脸,根本没顾及其他,就开始挣扎起来。舒云也是又惊又气,说不出话来。于文波又恢复了神气的样子,自己拖过一把本来放置在屋角的椅子坐上去,恬不知耻的开口:“好吧,既然你不识趣,那我只好问他了。”说完,打个手势,两个打手把张扬拖到于文波的跟前。

    “你是不是她养的小白脸?”

    张扬剧烈的摇头,于文波狞笑着,向墙上的刑具一指,立刻有打手过去摘下一条细鞭子递给他。“不说实话?那我就活动活动。想说的时候,告诉我。”说完,一鞭子就挥了过去wrshǚ.сō张扬一下子倒在地上,嘴里发出模糊的惨叫。从左肩到右腰横穿了一长条鞭痕,用力之狠,当时就肿了一指高。接下来的鞭子就如同雨点一样,密密实实的笼罩了他身。张扬哪里受过这个,翻滚个不停,身体已经完蜷缩成了一团,嘴里更是不停的呜呜着。

    舒云大叫:“住手!”于文波停下来“心疼了?那你就老实点啊。”舒云啐了一口:“你以为都象你那么下作?!”于文波嬉皮笑脸的说:“不下作?那他总和你那么近乎干吗?不过我还真要谢谢他的下作,不然我也不能用他当饵,见到你啊。”舒云咬牙:“你到底想怎么样?要是想杀我报仇,就痛快点。跟他没关系。”

    于文波又挥起鞭子狠抽了几下张扬:“要我放过他?可以。就看你怎么做了。给你十秒钟,要么束手就擒,要么我就活活打死他。”舒云略一思索,实在没有逃出去的把握,咬了咬嘴唇,放弃了反抗。于文波马上一挥手,两个打手立刻上前把舒云摁倒在地。于文波上前狠狠踢在舒云身上:“我让你踹我,我让你踹,我让你踹。”舒云让钝痛折磨的喘不过气来。徒劳的扭动身体。于文波踢痛快了才吩咐这两个人把舒云吊起来。

    立刻,这两个打手把舒云拖到一个铁柱旁边,她的两臂因为还被绑在背后,所以打手们只需要再用两股尼龙绳将大拇指绑在一起,同时将她的两脚的大拇指也捆在一起,然后用一个铁柱上吊下的铁铐穿过手脚之间的尼龙绳吊了起来,这样,舒云的身重量都要依靠她的大拇指,瞬间,指头就开始肿胀充血。很快,舒云就疼的身冒汗。

    于文波看见舒云只能任他宰割了,才狞笑着说:“跟我斗?你还是太嫩了。来人,那个小白脸赏给你们了,来段激情的给这个贱人看看。”立刻,四个打手同时围上了张扬,先强迫他把身体打开,然后一人固定他的肩膀死死压着地,另外一人把他嘴里的布团取出来,再解开自己的裤子,把生殖器塞到张扬的嘴里。张扬还没来得及发出惨叫,就被腥臭的东西顶到了喉咙,忍不住干呕。脸庞立刻被几个狠辣的耳光打肿了:“给老子舔。不然杀了你。”张扬完吓住了,下意识的舌头开始蠕动。可是马上就感觉到两条腿也被大大分开,举高了起来,就在一个可怕的念头涌上大脑的一刹那,肛门传来了撕裂的剧痛,他只能张开大嘴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可惜,这一切都只是噩梦的刚刚开始。

    舒云完没料到于文波会这么没有信用,愤怒的说不出话来,心里涌上无尽的悔恨。其实就在刚出城的时候,舒云想过给少主打个电话求救,可是想到昨天和今早少主的恼怒和命令,又犹豫起来。思来想去,实在怕再因为和张扬有关联而惹怒少主受责罚。又觉得也许自己可以应付,于是竟然错过了唯一的求助机会。可如今看来,事情会演变到何种严重的地步,已经完不由她所控制了,甚至于她想都不敢想了。

    于文波前后左右上下的打量了舒云好几遍,开始兴奋起来,少女漂亮健康赤裸的身体完展露着,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舒云本来就很漂亮的胸部,更加的挺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