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五文学 > 其他小说 > 画地为牢 > 第27章
    他更舍不得和我绝交。今晚的事就拜托你们了,干的漂亮点。还得注意自身安。”对面的人放松了一些,恭谨的说:“放心。弟兄们不是吃素的。”说完,走出办公室,随手把门也带上了。曾清为把卓越扶到沙发上,让他躺得舒服些,略带内疚的轻声说:“兄弟,原谅我的自私。”

    卓越醒来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多了。看着眼前的环境和熟悉的人反应了一下,忽然眼神凌厉起来,一下坐起身来。曾清为一点都没有躲避卓越寒气逼人的目光:“我相信你明白我的意思。”卓越冷着脸凝神思索了一会儿,眼中的暴怒逐渐消退,还是有些不甘心:“谁是帮凶?”曾清为难得的浮现一丝耍赖顽皮的神态:“就不说,打死也不说。我可不是你帮里的人,你可不能对我滥用私刑啊。”卓越无奈的点上一根烟:“你可真是。让我怎么说你呀。算了,我领你的好意。反正我不去,弟兄们也照样收拾得了他们。倒是你的身体彻底恢复了吗?”曾清为放下心来,边拉着卓越去吃饭,边回答:“已经没问题了。放心吧。”

    两杯热酒下肚,卓越的脸色才恢复如常。大约吃了半个多小时,卓越接到了手下的电话:“少主,于文波跑了,剩下的人都被我们干掉了。我们死了一个堂主,两个弟兄。就是…就是…”就是了半天,也没说出来下文。卓越听到前面的汇报,勉强还算满意,听到后面有些不耐烦起来:“就是什么啊,你的舌头被鸟叼走了吗?”对方重重咽了口唾沫,仿佛豁出去了一般:“少主,小姐把于文海打死了,但自己也中了两枪。已经送到我们自己的医院里去了。”卓越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音量明显提高一倍:“再说一遍!”“舒云小姐打死了于文海,但是也受了重伤。已经送去抢救了。”

    曾清为看着卓越的脸色,由白转黑,甚是骇人。紧接着,卓越用能杀死人的目光盯着他,一个字一个字挤出了口:“和你共谋的人是舒云对不对?你竟然让她背着我去了?”曾清为也吓了一跳,脸色震惊的无以复加:“不,不是。我不知道舒云的事。她怎么了?”卓越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掏出两张百元钞票放在桌上,起身就往外走,曾清为紧紧跟着。在去医院的路上,卓越往大宅打了个电话,张妈的声音很快就从电话里传出来:“小姐?她还没回来呢。下午她打了个电话来说要晚点回来的。好象是公司的事情没做完。”

    曾清为再次看见卓越的脸上一片灰白,没有一丝血色。良久,听到卓越咬牙切齿的自语:“很好。很好。翅膀硬了。看我不打折你的腿。…”曾清为不知道舒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看见卓越的样子,暗暗替舒云担心。

    医院里,听完手下的汇报,卓越等在手术室门口。曾清为也为舒云竟敢暗自行动而震惊。他坐在好友身边,低声安慰劝解。卓越的表情已经完恢复了正常,只不过比平常要冷上了十几分,丝毫也不开口,仿佛曾清为说的话一句都不曾听见。

    这是一个漫长的夜晚,两人都觉得似乎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手术室的灯终于熄灭了。卓老爷子的把兄弟,年过半百的宋医生疲惫的从里面走出来。卓越迎上去,宋医生轻轻叹口气:“子弹都取出来了。一颗穿透了肺叶,另一颗几乎击中了心脏。病人身体很虚弱,失血过多,还没脱离危险。就怕感染引起并发症,还要观察72个小时才知道。”

    卓越看到推出来脸色比纸还要白的舒云,心里除了疼痛就是愤怒。恨不得现在就上去抽她俩嘴巴。曾清为看到卓越面色不善,死活拉他先回去休息,自己安排特护守在舒云身边。

    卓越再也没有来过医院。24小时过去的时候,曾清为打电话给卓越,卓越没有接听,只让张妈回话“少爷在休息。”4时过去的时候,卓越在桑拿。72小时过去了,卓越在健身房里健身。曾清为忍无可忍,直接跑到卓越家,卓越淡淡的笑:“干什么?要是她死了,医院会来电话的。”曾清为半天没找到自己的声音。

    舒云在四天后就醒了过来,生命力的顽强让医生惊叹不已。虽然还带着氧气罩,但是看到前来的曾哥哥,还是很开心。曾清为替卓越撒了个小谎,说卓越出差了,要过几天才回来。舒云露出一个困难但是甜甜的笑容,看的曾清为有些难过。从医院出来直接就找到卓越,告诉他舒云醒了。看见卓越无动于衷的表情,曾清为恨不得给他两拳头。卓越冷冷的说:“要是你不想看见我现在就去教训她,就别逼我。”曾清为无可奈何。

    十天后,舒云身上的大部分管子仪器都撤了下来。摘掉氧气罩后,对前来探望的曾清为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曾哥哥,我为你报仇了,也替哥哥出了口气。可惜,没有把俩人都打死。可是我已经尽力了。”曾清为忍不住俯身抱住舒云:“恩,我们都很高兴。曾哥哥谢谢你。你是我们最好的妹妹。可是以后别这么干了,你把我们都吓坏了。如果失去你,我和你哥就永远都不会快乐了。”舒云担忧的说:“哥哥肯定生我的气了,要不怎么也不来看看我?”曾清为起身,坐到病床边的椅子上,安慰舒云:“不是。他很忙。你不知道,昌盛帮的地盘已经被

    瓜分了,有一部分归入了卓家。我想,忙过这一段,他一定会来的。”看见舒云失望的表情,曾清为只好转移话题,说些逗乐的事情哄她。

    三周后,舒云可以慢慢下地扶着墙走路了。曾清为会及时把舒云的每一个进步通知卓越。第二天,卓越就来到了医院。舒云看见卓越立刻就雀跃起来,很快的坐起身子,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卓越的表情,已经被疾步过来的卓越一耳光打倒在床上。打得很重,舒云眼前直冒金星,腮帮子一下就肿痛麻木起来,甚至有什么东西顺着发麻的嘴角流下来。舒云勉强捂着半边脸,撑坐起来,胆怯的看着卓越:“哥…哥…。”卓越脸色阴沉,说出的话更象冰凌:“别叫我哥。我没有你这个妹妹。”舒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直直的看着卓越,说不出话来。

    卓越不理会她,自顾自的往下说:“你私自行动,已然违反了帮规;又自作主张,打乱了整体部署,导致行动失败,罪加一等。按照规矩,将被杖责一百。这顿打你是肯定躲不过去了。我劝你好好调养身体。否则熬不过去,也没人救得了你。”“哥…我…错了…”。“说了以后不许叫我哥,我怎么会有不听话还欺骗我的妹妹?以后叫我少主。”卓越声茬厉色,不给舒云再说话的机会,又丢下一句话:“给你休养的时间不多,好好珍惜。”然后就离开了。争执

    曾清为看到舒云的样子吓了一跳,舒云的半边脸青紫肿涨着,眼泪象断了线的珠子往下掉:“哥哥不要我了。”“怎么会,他那是气话。你这次差点丢了性命,把你哥急坏了。你哥是气的。”“我只是…想替你和哥哥报仇。”“我知道,我知道,乖,别哭了。我去和你哥说。别哭了。”曾清为轻轻抚摩舒云的头发安慰她。

    从医院出来,曾清为第一次去帮里找卓越。卓越正在和人谈生意,他的手下客气的把曾清为请到偏房里喝茶等待。正聊着天,忽然听到隐隐约约的传来惨叫的声音,起先还不很分明,后来声音似乎越来越大了。看见曾清为露出诧异的神色,那个手下解释说:“有个弟兄犯了大错,正在刑堂受罚。”看见曾清为不可思议的神色,忍不住笑了:“曾大哥难道从来没听说过,我们帮里的规矩是黑道上最严厉的?”曾清为点了点头:“我是知道卓越对手下很严厉,但是具体的并不清楚,更没有见过。”那个手下有些卖弄的说:“不如我带曾哥去看看热闹。这种机会可不是人人都能碰上的。”

    刑堂里,乌鸦鸦的一群人,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个水泄不通的。巨大的惨叫声是从正中间发出来的,伴随的还有棍子落在身上的沉闷的噗``噗``声。站在人群外围的曾清为只看见中间从房梁上垂下来的铁链子上拴吊着的一双胳膊,条条类似鞭痕的血印非常明显,不停的挣动着,带动着链子发出响声。那个手下热心的走在前面开道,看见他的人纷纷让出一条缝隙,让他带着曾清为一直走到了最里面。

    眼前的情景让曾清为一辈子都忘不了,一个看上去很年青的小伙子,浑身赤裸的吊在那里,脚尖勉强能够接触到地面。身前身后各站着一个年龄相仿的青年,正挥舞着成年人手腕粗的木棍,分别从两个方向夹击痛打着他。受刑的人浑身上下都在淌着血,没有一片完好的肌肤,甚至看不出来原来的肤色了。落在身上的棍子丝毫没有避讳的,任意停留在任何部位上,包括他的生殖器官。当打在两腿间的要害上,受刑者惨烈的嚎叫和抽搐时,反而更能引起围观者和执行者的兴奋和感官刺激。看的出来,很多次行刑者都是故意击打那里的。

    曾清为看不下去了,拉了一下那个手下的胳膊,回身按原路退了出来。回到偏房,卓越还是没有过来。曾清为呆不下去了,觉得有什么东西堵在胸口让他呼吸都困难。简单的留言给卓越,曾清为谢过接待他的手下,赶回卓识企业了。

    快下班的时候,卓越来到卓识企业,按照惯例和曾清为讨论公事。曾清为尽快结束工作话题,转而说起舒云:“你也太狠了。丫头还重伤未愈呢,你打她干什么?还下手那么重,我过去的时候,半边脸都变形了,哭的跟泪人儿似的。”卓越冷笑:“这也算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