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五文学 > 其他小说 > 画地为牢 > 第3章
    其实要说都是舒云的错,真的是冤枉她了,她真是个极其乖巧的女孩。在卓越身边,又听话又安静,乖的让人疼惜。可是麻烦就在于她不能离开卓越,如果一旦看不到卓越,那么哭声会一直一直持续,不吃饭也不睡觉,就连张妈也只能哄的好一阵歹一阵的。卓越在外面忙活一天,晚上回家每每看到嗓子哭哑,眼睛哭肿,还一天就吃一顿饭的舒云,卓越是又心疼又生气。好几次恨不得打她的小屁股,却又只能紧紧抱在怀里安慰,哄她多吃一些。这个时候,张妈就会安慰卓越,小孩子都是这样的,等她长到三岁以后就会好多了。卓越也只好盼望到那个时候,他能省心些。现在还是得任劳任怨的给丫头洗澡,哄丫头吃饭,陪丫头睡觉,把应该保姆做的所有事情都承担下来。卓子骏听说后,反复说了好几次,多找几个保姆照顾舒云,但是都被卓越拒绝了。抱怨归抱怨,真让别人照顾,卓越还不干呢。他早就把舒云看成自己的一部分了。

    好容易熬到舒云三岁了,也真的不象小时候那么爱哭了,虽然还是只粘着卓越,但是只限于卓越在家的时候,一旦卓越出门,她就乖乖的和张妈呆在一起,有时还象模象样的帮张妈干点小活,逗的张妈乐呵呵的。转眼到三岁半了,这个时候要不要她开始受训学武成了问题,卓越一直拿不定主意。卓越不舍得让她吃自己小时候吃的那些苦,所以曾经不想让她拜师学艺,但是父亲的提醒也有道理,毕竟是他家的一分子,属于黑道出身,就算舒云自己没有仇人,光是顶着卓家的名号,就能引来无数杀身之祸。卓越不可能每时每刻都守护她身边,学习武术实在是有必要。思来想去,终于找了个折中的方法,卓越让自己的师妹柳业传授功夫给她。柳业的父亲曾经是卓越众多的师傅之一,当年,柳师傅完把卓越当成了自己的儿子一般的教育,所以卓越一直对这位师傅如同父亲般的恭敬和照顾。柳业是他唯一的女儿,也算的上从小和卓越青梅竹马,功夫虽然不如卓越,但是卓越认为舒云只要有这样的功夫也足够了。再说,柳业的性情一向温和,不会象师傅对自己那样苛责的对待舒云。就这样,卓越决定把舒云交给柳业,白天跟着柳业练功,晚上再接回家。学武

    卓越带着舒云到柳师傅家去,刚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出来的打打杀杀的喊声,卓越对这声音一点都不陌生,那是师傅手下的弟子们在场院里操练的动静。但是舒云却被着实吓着了,平时在家里,卓越的家规极其严厉,众人在任何时候任何场合下都很有分寸,说话的声调都是轻柔的,就连主子卓越本人,即使发怒的时候说话也只是低沉而严厉,绝对不会大声咆哮。突然听见这么嘈杂并且是凶狠的呐喊声,舒云下意识就打了个哆嗦,紧着把小身子往卓越身后藏,任凭卓越紧紧握着小手往前拉,就是不肯再挪动半步。卓越从小丫头一哆嗦就知道她害怕了。于是回身蹲下,好言哄慰她,“丫头不怕,有哥哥在。”舒云扁扁嘴巴,不说话,只是眼睛无辜的看着卓越,眼神里的意思表现的明明白白,就是不要进去,想回家。呵呵,卓越忍不住轻笑出声,抱起小舒云,在她耳边轻轻说:“我们进去就没有这些声音了,晚上我带糖葫芦给你吃,好不好?”舒云微微皱眉,有点犹豫了,显然是在考虑要不要接受这么好的诱惑,卓越再接再厉:“上次那个布娃娃店里又来了很多特别好看的新布娃娃,回头我带你去挑最喜欢的。”终于动心了,舒云轻轻点了点头,任由卓越抱她进了大门,只是一双小手泄露了秘密,紧紧抓着卓越的领子,以至于,等卓越离开时,领子已经严重变形了。

    柳师傅看到卓越很高兴,让弟子们自己练习就和卓越进了内室,内室到场院有很长的距离,外面嘈杂的声音基本上已经听不见了,但是舒云还是不肯下地,就那么赖在卓越身上,好在柳师傅并不在意,反而还夸赞小女娃长的漂亮还真象是卓越的亲妹妹。卓越对师傅仍然很谦恭有礼,这次带来了很多贵重药材,说是孝敬师傅的。柳师傅更加高兴,让身边一个小童去叫柳业过来。

    柳业只比卓越小一岁,也已经是十一岁的少女了,开始微微发育的身体已经有了隐约的曲线,知道心里朝思暮想的少年过来了,已经懂得羞涩了。刻意打扮了半天还是觉得不满意,但是又怕让心上人等着着急,只好匆匆赶过来相见。刚走到内室门口,隔着门边的玻璃窗看到的是心上人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娃娃,风度翩翩的坐在那里和父亲说话,举手投足间都是魅力,虽然明知道那个小娃娃才三岁半,而且只是收养的一个孩子而已,却还是生出了些许醋意,心里直泛酸。正了正心思,定了定神,举步进屋,温柔的叫了声“师哥。”卓越微笑着站了起来,“师妹越来越漂亮了。”柳业的脸已经开始发烧,赶紧找个话题“这就是云儿吧?真可爱啊。”卓越宠溺的看着怀里的人,“是啊。以后要麻烦师妹了。其实也不用师妹太劳累,只要教她一些防身的实用功夫就好了。”柳业笑着答应。

    大家又寒暄一阵,卓越就决定告辞了。柳业笑着从卓越手上接过舒云,舒云不让卓越走,就是不肯松手,柳业轻轻将舒云的小手一个指头一个指头的掰开,然后在舒云扁扁嘴,

    要开始大哭之前,让卓越赶紧离开。卓越刚走出门口,身后就传来惊天动地的哭声。很想转身回去看看,但是还是忍住了,反正晚上小丫头就回来了,她也必须要学习长大。

    这边柳业好言好语的哄着舒云,可惜效果不明显。渐渐的,柳业开始不耐烦了,重重的将舒云放在地上。拉着站在旁边看着的父亲,就往外面走。柳师傅想说什么,看见柳业丢过来一个眼色,最终就什么也没说,和柳业一起走了出去。诺大的房间里就剩下舒云一个人了,哭了一会儿,恐惧占了上风,也不敢自己走出去,就自己缩成一团,低声抽噎。其实柳业并没有走远就悄悄返回来了,偷偷看着舒云的一举一动。等哭声小了,觉得时机差不多了,就走进去。舒云抬起头,怯怯的看着她,一脸的委屈。柳业蹲在舒云的跟前,看着舒云的眼睛一字一字的说:“师哥让我来管教你,你就得好好听我的话。如果不听话,我有的是法子让你听话。你要跟着我学规矩,学功夫,必须要吃苦,不想挨打就好好练。懂了吗?”看着舒云听了她的话,又想哭,“不许哭,再敢哭我就把你扔到狼窝里。”舒云真的不敢哭了,使劲忍着眼泪不敢掉下来。“这样才乖,跟我来吧。”说着拉起舒云就往外走。

    柳业把舒云带到自己的院落里,先打了盆水给舒云把脸和手好好洗了洗。然后招呼舒云跟她学习蹲马步。她小时候和卓越都是从蹲马步开始学习功夫的,这原本没什么错,可是柳业毕竟也是个孩子,根本不懂得怎么做师傅,怎么教导弟子。甚至完忘记了在开始练习马步之前,师傅会很清楚的告诉他们练习马步的目的为的是把基本功练习扎实,而基本功扎实了,才能练得好功夫,有了好功夫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和家人。当弟子明白重要性之后,自然就会努力去练习了。可是她上来就让舒云练,舒云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要学习这个,自然没有任何兴趣,没有兴趣就觉得很辛苦,根本坚持不了多久。在她来这里之前,甚至卓越也没有很清楚的把目的告诉她,原来卓越小时候也是到了师傅家,才从师傅那里听来学习功夫的重要性,才得以刻苦练习的。他以为柳业一定也会象师傅那样教育舒云,却完忘记了他和柳业也都只是孩子,只知道照葫芦画瓢,当时学了哪些,就教哪些,根本不会做心理工作。这事卓越也疏忽了,无可避免的,舒云就要吃苦头了。

    蹲了几分钟,舒云就不想再蹲下去了,自己站了起来,柳业拿着半米多长的小竹鞭,一下子就抽到舒云的小腿上,“谁让你站起来的?”舒云一个没防备,一下子就疼的坐到地上了,张嘴大哭。“不许哭,不许哭。”柳业大声斥责,又照着小胳膊抽了一下,“哭一声,我就抽一下。”舒云一下子声音就低了下去,只剩呜咽了。舒云在家里分明就是掌上明珠的生活,谁敢大声呵斥她一句?加上她本来就胆子小,性格又很温顺乖巧,从不惹事生非,卓越和张妈疼都疼不过来,别说挨打连骂都没挨过。如今被抽了两下,完被柳业吓住了。哭也不敢哭了,只是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接着给我蹲好,我不叫你站起来,不许起来。”柳业伸手把舒云拽起来,又摁下去,让她接着蹲马步。舒云默默的蹲着,很快,腿就开始发抖,身体开始摇晃,就是不敢站起来。柳业看着她,也不说话。又过了几分钟,抖的更厉害了,终于一下子跪在了地上。柳业过来把她拽起来,“休息一下,然后接着蹲。就这么蹲,不许偷懒,知道了吗?”舒云流着眼泪轻轻点头,什么也不敢说。就这么蹲一会儿,歇一会儿,再蹲一会儿,歇一会儿。每次都是舒云实在坚持不住了,摔在地上,柳业才让她休息一小会儿。到中午吃饭的时候,舒云的衣服早就被汗水湿透了,腿好象不是自己的,眼泪也快流干了。柳业给她拿来吃的,她也一口也吃不下。柳业在心里骂了好几句笨蛋,却忘记当初他们也是这么过来的,也有这么一个过程。

    到了下午,舒云实在坚持不下去了,终于哭出声来。不论柳业怎么威胁都不肯再蹲了。于是,被柳业摁在地上,扒了小裤子,照着白白的小屁股抽了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