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五文学 > 网游小说 > 狼魂 > 第二十一章 回归
    第二十一章 回归

    水中的勇士也已游到近前,眼看着巨龙落水,抡起手中的骨棒就要捶打,然而令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水怪阻止了勇士的复仇,用那柔韧的触角弹飞所有在水中的勇士,随着勇士全部被抛上岸,水怪才继续用触角缠绕巨龙,直到包裹严密,使它无法行动,但没有沉入水中,只是不停的缠绕触角,把巨龙拖在空中。

    巨龙现在也没有了刚才的那股暴戾之气,只是惊慌地看着水怪。翅膀也在不停地抖动,看来刚才对它造成了不小的伤害。水怪把巨龙牢牢缠住之后,直到它也不再挣扎,便移动身体,直到停在哈奇对面,又用那无神的眼睛,呆呆看着哈奇。

    哈奇没有做出攻击的准备,只是默默地与它对视。突然哈奇转身冲着所有岸边的勇士仰面长嗥,绵延地叫声之中充斥着些许柔情,叫完之后扭头看着南迦,眼神中流露出一丝不忍。“难道哈奇和水怪能交流?”

    南迦对于自己的伙伴非常了解,从未见到它对敌人流露出这样的感情,南迦一时有些不解。随即又看看了被缠绕在空中的巨龙,心里突然非常悲凉,“为什么要有杀戮?难道安宁的生活不是所有生物所期盼的么?”想到这里,南迦挣扎站了起来,柱着手中的长弓,对长老说道:“长老,我恳求勇士们放过巨龙吧,它以后不会再对我们构成威胁!”

    长老听到后,看着南迦那坚定眼神,点了点头对着族人喊道:“雪山族的勇士对待敌人也会展露无边的胸怀!启程,回家!”长老威严的声音不容勇士抗拒,勇士们放弃了战斗,默默回到队伍,继续背起族人上路,但明显心情都不愉快。

    长老了解自己的族人,站稳身体大声喊道:“我们雪山一族,绝对不会饶恕侵犯家园的敌人!但也不会赶尽杀绝!这就是最骄傲的民族--雪山!”长老激昂地讲话,瞬间调动了所有勇士的情绪,长啸几声之后加快步伐,向峡谷深处跑去。

    南迦回头注视着那个水怪和巨龙,心里想着,“这也许就是生存的法则,对待敌人绝不留情,却不赶尽杀绝!”随着队伍的跑动,两只怪兽也消失在视线之内,这时听到远方传来巨龙特有的鸣叫之声,但声音里却包含了感激之情。

    又跑了许久,队伍开始接近那面巨大的战场,所有的勇士都绕开自己族人的尸骨,避免踩踏。南迦看着这片战场,突然发现他已经完全找不到方向,根本无法判断埋藏骨棒的地方。

    多亏了哈奇它那灵敏的嗅觉,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准确找到了地点。长老对着那几根骨棒,又一次激动地流下了泪水,之后迅速分工,首先安顿好所有的女人和孩子以及年迈的勇者,南迦发现,年迈的勇者几乎所剩无几,不由感叹这里生活的悲惨。把族人都安顿在远处,长老开始分派一些勇士去迎接其他的部族,而剩下的就是开始清理这面战场,随着陆续雪山部族的聚集,清理的速度越来越快,现在已经清理出差不多六百平方米的空间。

    长老看到范围已经够大,让所有勇士都退到范围之外,自己站到骨棒埋藏之地,而其余的智者则沿着空间的外围站定,平均每隔五十米就会安排一名智者,直到依次列完智者们把骨棒插在地上,缓缓地举着双手并开始低声吟诵:“万能的母神,恳请您再次赐予子民开启迁徙之门的能力。”

    众智者声音刚落,就看他们高举的双手开始闪烁,直至变成一团光球,他们犹如托着珍宝一般将手轻轻放到骨棒顶端,霎那间,所有插在地上的骨棒变得通体透亮,一道柔和的白光环绕着从顶端慢慢落下,直至浸入整个骨棒才停止流动。

    但是仪式才刚刚开始,随后他们集体转向自己的右侧,蹲在地上用手画着什么,随着他们手的移动,骨棒上的光芒就会流入到地上所画的符号之中。直到最外围的符号全部画完,一条白光瞬间就把那些符号串在一起。

    智者们没有休息,紧接着从外围向中心画去,中心的长老他高举得双手一直没有放下,随着时间地增加,他手中的白光范围也越来越大,直到所有的智者都把符号画到他的脚边,他才慢慢托着双手把白光引到骨棒之上。

    长老这最后的白光从中心蔓延,瞬间将所有的符号串在一起,忽然,魔法阵爆发出一片白光射向空中。南迦看着此时的场景彻底惊呆了,在他的认知里根本不存在这样奇妙的东西,上次在神殿被迫穿越迁徙之门没有什么感觉,而这次却不同,如此宏伟庞大的魔法就在他的注视下完成,心里不禁感叹智者的强大。随着魔法完全启动,中心的长老瘫坐在地上,在众位智者地搀扶下,缓缓走了出来。

    在魔法阵外围,长老对着周围的智者低声说着什么,不时还指一下南迦所处的位置。突然,交谈被他们激烈地争吵打断,“长老,让我留下。不可以让你独自完成。”

    “对,让我留下,长老,你必须要走!”“闭嘴!”长老发出一声大喝,周围的智者纷纷低头不再言语,长老看到他们不再争吵便继续低声细语,最后四周的智者一边擦着眼泪,一边点头,看来他们达成了共识!众智者也都坐下休息,焦急的等待部族其它族人。

    随着时间地流逝,唯独还缺最后一支部族迟迟未到,长老围着魔法阵焦急地徘徊,不停地派出勇士去寻找,但带回来的消息却令人伤悲,最后一支部族,遇到了野兽袭击,只有不到几百勇士背着族人跑了出来,剩下的都已战死。

    长老听完后流着眼泪挥了挥手,孤独的向法阵中心走去,南迦看着长老孤寂的身影,不禁为这个刚认识了一天的老人伤心。随着长老地行动,剩余的智者也默默走向自己的骨棒,他们现在需要完成开启迁徙之门的最后一个步骤。

    长老昂起身躯,慢慢走到了法阵的中心,不知是谁先哭出了声音,接连所有的智者都哭了起来,四周的勇士不知所措,只能呆呆地左顾右盼。

    突然有一名智者右手扶胸单膝跪地,对长老低头致敬,法阵四周的智者被他感染,都对长老做出这最尊重的礼仪。四周的族人仿佛也感受到了什么,大声哭嚎着对长老跪下。

    南迦对着这个突然的变化不知所措,也只好学着周围的人单腿跪地,这时长老已经走到法阵中央,看到四周的情景,悲凉地说道:“不要伤悲,我的族人们,能成为塔克,是我的骄傲,永远不要忘记我们族的恩人,拥有圣兽的勇者--南迦。”

    长老说到这里,四周的哭声更加剧烈。长老顿了顿大声地吼了起来:“都给我站起来,不要忘记你们是最勇敢的雪山一族,站起来,抬起你们高贵的头颅!”语毕便不再看自己的族人,高举双手开始吟诵:“伟大的母神,请让您最虔诚的信仰者开启迁徙之门。”随着长老的声音,从空中射下一道白光,笼罩着他。

    这时周围的智者,看到长老已经启动迁徙之门,都赶忙站了起来并大声吼叫着,让勇士把族人都背进法阵之中,因为长老此时是在燃烧他的生命作为魔法之源。很快一万多勇士把所有的孩子和老人都背进法阵,伴随着长老最后一阵咒语,法阵的上空再次展开了那片光团,不过要比上次的大了许多。

    淡黄色的光团中间像有漩涡一般,最中心的人群已经被吸进去了不少。但是还不够强烈,无法全部穿越。这时一直在外围的众位智者,也开始燃烧自己的生命为迁徙之门注入能量。瞬间吸力大了几倍,南迦抱着哈奇被吸引进去,临入的最后时刻,他看到所有智者的身体都爆发出一道白光,消失不见!在穿越的通道之内,南迦发现自己无法看到别人,四周只有耀眼的光芒。在不停的旋转中坚持了一阵儿,南迦又昏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南迦逐渐醒来,一睁眼发现自己在一个白色的石屋,身下是铺着柔软兽毛的大床,有一个女人坐在床边,正用两块骨头捻着什么,而哈奇就蹲坐在她的对面看着她手里的骨头,“玛丽?”南迦认出了她。

    玛丽听到后,放下手中的骨头,转身看着南迦,看到南迦一脸微笑的样子,一撇嘴哭了起来,弄得南迦有些不知所措,“发生什么事情了,玛丽?长老和巴克呢?其他的雪山人呢?”玛丽听到后,没有回答反而哭的更加厉害,急得南迦挣扎着就要起来。

    “不要动,要是让巴克看到我没有好好照顾你,他又要吼我了。”玛丽停止了哭声,按着南迦说到。

    “他们都去哪了?先告诉我!”南迦着急的问。

    “长老去安排那些新来的族人了,巴克去深山给你采药去了。一会儿就会回来!”玛丽憋住哭声,一口气说了出来。南迦听到众位都安然无恙,也放心的趴在那里,随口问道:“那你哭什么啊,我还以为族里出事了呢。”

    这时玛丽也不再抽泣,擦干泪水笑着对南迦说:“我是开心才哭的,你不知道啊,上次我惹祸把你弄丢了,巴克都要疯了,一直在圣殿里面让我开启迁徙之门,送他进去,他说一定要找到你。长老和我都快拉不住了,后来长老狠狠训了他一顿,他才安静下来。但是跟我说,如果你不能回来,他一辈子都不会理我,而且还要想别的办法去找你。呜呜。”说到这里,玛丽委屈的又哭了起来。

    南迦听着玛丽介绍这几天的事,不禁开始想念这个人熊。看到玛丽还在啼哭,安慰到:“好啦,不要哭了,我这不是回来了么。”“嗯,可是巴克说,你的伤如果不好,他也不理我。”

    南迦听到这里,忍不住哈哈大笑,“哈哈,玛丽,巴克是在逗你的,他那么喜欢你,怎么可能不理你呢!”玛丽听到南迦这样说,一抹红色在她的脸上蔓延开来。

    这时听到门外有巨大的震颤声音传来,巴克的那个大嗓门也吼了起来,“玛丽,南迦醒了吗?”吼完后,直接从屋外冲了进来,看到南迦已经清醒,裂开大嘴笑个不停。

    南迦看着这个人熊,心里有一肚子话,却不知该如何开口,只能看着巴克,无声地笑了起来。两人相对笑了一阵之后,巴克让南迦好好趴着,递给玛丽几片纯白色的叶子,让她给南迦上药。

    巴克蹲在南迦身边说道:“长老告诉我,这个叶子对外伤好,南迦。你快告诉我过去之后都发生了什么?”

    南迦笑着点头,说:“告诉你可以,但你必须先告诉我,你的族人们都怎么样了?”“他们都在圣殿前面跪着,所有的族人都跪在那里!”巴克垂着头说道。

    “为什么?”南迦听到后,感到非常不解。

    “他们在忏悔当初,因为他们没有坚定自己的信仰,导致我们雪山一族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巴克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落寞。南迦知道这是他们一族内部的事情,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但是考虑到他们部族还有孩子,随即说道:“那老人和孩子怎么办,他们身体已经非常虚弱了。”

    “没事的,长老惩罚他们跪一个小时,现在估计早就起来了。”巴克解释到,接着问南迦“好了,快告诉我你在那边都发生了什么!”问完后,眼睛里又充满了好战的光芒。

    直到夜幕低垂,长老从外面推门进来打断了南迦的回忆,但巴克和玛丽还毫无察觉,显然听入了迷。

    05w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