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五文学 > 网游小说 > 狼魂 > 第十章 誓言
    第十章 誓言

    救灾工作已经有了很大的进展,为那些脱困的同胞高兴,为那些依然在险情当中的祝福。

    在南迦醉酒的第二天,老板表示希望他能留在这里帮帮他的忙,顺便散散心。可能是南迦由于刚失去父亲的痛苦导致,感觉这个老板比较亲近。再加上本来也没有一个具体的计划,所以暂时住了下来。白天帮着老板打理生意,而晚上总是听他讲解一些关于大陆的事情。留在这里的日子,南迦知道了这位大叔叫罗格,以前是位军人,因为战争失去了所有的亲人和家园,所以才在这个小镇开了间酒馆度日。南迦也在他那里了解了许多以前不知道的事情。

    南迦最感兴趣的就是有关异族的传说。在百年战争之前各大异族和人类亲如一家,四大种族分散的生活在大陆的外围。但是一百年前,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位于东方的塞班帝国突然对邻近的精灵族开战,本来和睦的环境被加比搅碎。同一时间,佛洛林和威克这两大帝国,也对外围的异族宣战。而北方的比斯帝国虽然也发动了战争,但打的时间很短,最后只是封锁了雪山的边境,便停止了征伐。从那之后就开始了大陆的混战。直到精灵们退守东方的雨林之后,加比才停止了征伐。

    但是西南方的沼泽德鲁伊人却让佛洛林吃了大亏。边境几乎都要被他们占领,但是最后,德鲁伊人却退进了沼泽深处,从此不再出来。战争打到这个这时并没有停止,塞班帝国联合了威克以及佛洛林又开始对雪莱宣战,那时如果不是比斯帝国拼命抵御的话,现在大陆上也就不再存在雪莱。大陆的百年战争就是这样引起,但罗格大叔对一些具体的原因就无从了解了。

    南迦也在罗格大叔的介绍当中了解到,比斯帝国和所有的异族都热爱和平。他们国家对于战争的态度只有被动的防守,很少会主动出击。看来莱姆让他去比斯,也是早就了解那个帝国。

    对于那些神秘的异族,罗格大叔能说出来的也就只有百年以前的那些传说,南迦经过不断的询问,确定无法再从罗格那里打听到任何有关异族的消息之后,就开始自己去想象异族的生活,这样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直到最后南迦决定想去找寻那些已经消失的异族。因为南迦不想永远在罗格大叔这里,虽然对他很好,但是男人总要有一个自己活着的目的。所以南迦给自己定下一个人生的目标,那就是带着哈奇游历整个大陆,去寻找所有那些热爱和平的异族。第一个寻找的最好就是雪山人,因为目前来看,他们对人类的仇视情绪最低,而且距离很近。并且还可以顺便看看哈奇的故乡。

    决定好一切之后,南迦告别了大叔,准备开始他新的行程,他想先穿越比斯帝国,之后去大陆极西之地的万里雪山,先去看看哈奇的故乡,之后再想法去寻找那些异族的踪迹。穿越雪原的路上南迦看着罗格大叔塞给他的包裹,一些风干的肉和一袋子银币。

    想着临走时罗格的那些话,“南迦,我相信你会成为一位勇者,但在勇敢的人也需要一个家,大叔这里永远随时都欢迎你回来。”想完后,南迦看了看欧奇的方向,默默为这位善良的大叔祈祷之后,踏上了旅途。

    大概走了两天,穿越了雪原,也越过了边境,第三天的上午进入了比斯帝国的领地,随着渐入眼帘的巨大城堡南迦不由感叹比斯帝国的强大,也明白他们为什么堪称防御能力最强的帝国.欧奇的边陲只是一个小镇,他们却是城堡,南迦长到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雄伟的建筑。

    高大的圆拱型的城墙,一直延伸到两侧的深山之中,分为内外两层的城墙,外围至少七米高两米厚的墙壁,全由五立方米整块的白岩石铺成,每块岩石的缝隙都用红泥抹平,红泥经过风吹日晒已牢固的与岩石黏合在了一起.因为年代久远,整个墙壁都显得颜色有些发灰,但完全没有觉得腐朽而更加让人觉得它很牢固。

    中间是四米高五米宽的城门,巨大的门用铁锡严密的包裹住,只有在中间的门轴部分能看出里面是实心的木头.内层的墙壁要比外层高出一米五左右,但要宽阔的多,几乎达到5米的厚度,每隔一段就有一名银盔银甲,手拿长枪的士兵站在上面,每隔十名士兵就有一面白色巨鸟图案的旗帜。这难道是比斯帝国的国旗么?这么宏伟的城墙带给南迦巨大的震撼,不由得站在外面看的呆了!显然哈奇也被这新鲜的建筑所吸引,静静地蹲坐在他的腿边注视着前方。

    看到远处进进出出寥寥无几的居民,南迦有些犯愁,原本以为比斯帝国的边境也像他们国家那样只是一个落魄的小镇,那样他就可以直接穿越之后,尽量走些荒芜的地带,直至雪山,但是看眼前的这个情景,如果想要绕过这面城墙,那还不知道要翻越多少山,走多少的冤枉路。无奈下南迦只好再三告诫哈奇千万不要惹事,硬着头皮缓步的走向了城门。

    “这下麻烦了。”南迦看到城门之后,皱了皱眉头,在心里念到。前方门口有两名士兵把守在城门的左右,中间还有一个在来回的走动。他的头盔上还多了一根别人没有的红缨。看到这些,南迦有些犹豫,怕城门的士兵找麻烦。但是已经不能回头了,因为南迦看见门口那名军官犹如猎鹰一般的眼睛已经发现了自己,如果现在转身跑开的话,只会让人更加怀疑。想到这里南迦把猎刀轻轻拽出来一些,他决定如果他们找麻烦的话,放倒军官之后就跑。

    “你好,请问你来自何处?”门口那名军官把手按在剑柄上问道.严肃的神情,让人毫不怀疑他会随时拔剑。

    “欧奇。”南迦第一次面对军人的对话,不自觉紧张的,攥紧了双拳。

    军官听完后,瞄了几眼南迦背后的猎弓,又瞅了瞅哈奇,“它归属于你吗?”军官用下巴点了下哈奇,哈奇对他这种漠视的态度显得有些不满,绷直了自己的身体。这时门口另外两名士兵,也悄悄放平了长枪。南迦看到这里,知道麻烦来了,右手悄悄向腿上的箭袋摸去。

    此时的气氛非常紧张,南迦紧紧地盯着对面军官的鹰眼,手心里面已经握出冷汗。突然让南迦诧异的事情发生了,那名军官突然闪开了身体说道:“欢迎进入比斯帝国的边境--雪原城堡!”说完后,放下剑柄上的手,双手背到身后,继续注视着门外。连两名士兵也退了回去。南迦对于这种突然的变化,显得极不适应,再次确认周围的士兵都不再关注着自己,叫上哈奇之后快步走进城去。

    那名军官看到南迦逐渐走远,打开了一张羊皮卷再次确认。:“见到背着黑弓,带着雪狼的猎户,放行!”羊皮卷的末端是一个三片叶子的盖印。确认完之后这名军官叫来身边的士兵,交给他卷好的羊皮,让他送去神殿并告知:目标已经进入!

    南迦快步离开城门,直到进入城堡的内部才放缓了脚步,他看到一条整洁的道路,足够两架马车并行的宽度,一眼望不到尽头。远处有一座高高的塔式建筑,像是神殿,孤立的竖在城堡的中间,显得格外的显眼。街道两侧全是繁杂的商铺,所有店铺的老板,都站在门口大声的叫卖自己的货物。路边匆忙的走过很多士兵,但士兵都排成一列走在道路的外围,并且主动给居民让路。这在自己生活的小镇是永远无法看到的场面。他们所有人的脸上都布满了富足的笑容,南迦有些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切。

    南迦的观察被一声稚嫩的童声打断.“妈妈,妈妈,你看,那是雪狼吗?好漂亮哦!”南迦随着声音的来源看去,看到一个三,四岁孩子在他妈妈的怀里指着哈奇兴奋的说道。他的妈妈也笑意盈盈的告诉孩子,“是的,那是雪狼,能拥有雪狼作伴,这位叔叔一定是一位勇士.”

    孩子的声音吸引了周围居民的目光,在看到南迦身边的哈奇之后,都对南迦露出了最真挚的笑容,并且微微低头表示自己的恭敬。这时南迦已经感受到周围居民的变化,在这样一个环境之下被这么多的人视为英雄,使南迦感觉非常不自然。那张黑脸上也浮现出一片红光,南迦第一次受到这样的待遇,令他有些紧张。

    微笑着对周围的人群点了下头之后,南迦想迅速的离开。但哈奇明显就接受了那些赞美的目光和褒奖的语言,挺拔起身体,脚步放缓,尽量走的优雅一些。南迦无法忍受哈奇这样得意忘形的样子,加快了脚步,叫它跟上。但是只要周围的人群见到他俩,就会变现出恭敬和祝福,使得南迦不由得低下头,用堪比小跑的步速向前疾走。

    走了不远,突然看到前面有一个阴影向他撞来,南迦已经来不及停下,一头撞了上去。“哎呦.”听到声音,南迦抬头看到了一名牧师差点被他撞翻,还好他身后的骑士及时的扶住了他。

    “抱歉,我走的太快了。”南迦边道歉边向那人看去,他穿了一件罩头的黑底红色斗篷,在左胸的位置挂着一个三片叶子的徽章.身高要比南迦矮上半个头.看他晃晃荡荡的斗篷估计身体比较瘦弱。他带着毛皮的手套,手上拿着一本类似金属制成的书.一张白嫩的脸上没有健康人那份红润.感觉像是常年缺少阳光的照射,前额落下几绺蓝色的头发,随意的飘荡着。

    一对又弯又细的眉毛下面一双圆圆的笑眼,仿佛从未有过悲伤。让人看到之后,很容易会感受到他那份喜悦。挺立的鼻梁,薄薄的双唇,略微尖细的下巴。在左边脸颊有一条寸长但是很细的疤痕,他那张美丽的脸上多了这么一条疤痕不显得难看,反而更增加了他一丝男性的英气。

    南迦已经有些无法分辨他的性别,虽然声音是一个男人,但他长得实在太过美丽.让人天生就会对他有一种亲近之感。

    这时一直蹲在南迦身边的哈奇,轻轻走到他的身边,用脸颊蹭了蹭他的腿。看到哈奇之后,那名牧师脸上浮现了淡淡的笑容,注视着南迦指着哈奇问道:“勇士,能告诉我它叫什么吗?”“哈奇!”南迦现在对勇士这个词已经有些麻木。不知为什么所有人看到哈奇之后都会叫自己勇士?问完后,那位牧师提起斗篷的边陲,蹲下身体凝视着哈奇的眼睛笑着说:“哈奇,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南迦听到他的话之后一愣,想着哈奇会在什么时候见过他?在脑中用最快的速度回忆什么时候见过一个这么“美丽”的男人.不过南迦想了一会便放弃了,如果以前见过他,南迦一定不会忘记的,就冲他那么“美”的脸也不可能忘记。

    牧师看到南迦非常诧异,而且有些愣神,站起来说道:“勇士,上次见面的时候,是在雪原,你那时猎杀云豹受伤晕了过去,我正巧路过那里,见证了你和哈奇的勇武!”他身后的剑士听到后也点了点头。

    “啊!?我的伤也是你治疗的吗?”听他说完后,南迦扒开衣服,露出胸前的伤疤,三条鲜红丑陋的疤痕爬过前胸。牧师看到后,轻轻皱了一下眉头,对他笑了笑,扬了扬手上的金属书说到:“身为一个牧师,救人是我的职责。”

    南迦确信他说的不是谎话,轻轻点了点头,低头考虑了一会。咬紧牙关,紧皱眉头地端起攥紧拳头的左臂,右手缓缓抽出了挎在左肋之下的匕首。南迦的这个动作让牧师很感不解,身后的骑士更为紧张,拔下后背的巨剑,身体挡在牧师面前,默默地注视着南迦.哈奇也被他的这个动作弄得有点不知所措。

    抽出刀后,南迦才知道他的这个动作让人误会,赶忙说道:“别误会!在我们那里,如果猎户独自进山,总会有很大的伤亡,所以我们对于能救自己一命的恩人,看得比自己的性命还要重要,在此我割臂盟誓,来感谢你的救治之恩!”说完后,匕首从左臂划过,卜的一声,鲜血溅了出来,南迦不由的在心里念叨“莱姆的手艺进步了!”

    伴随着一声倒吸气,南迦在问完了牧师的名字之后,缓慢有力地念出了誓言:“伟大的母神作证,我会用我的一生的时间来报答我的恩人--斯克林,不惜付出我的生命!”

    05w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