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五文学 > 网游小说 > 狼魂 > 第九章 归途
    第九章 归途

    这时周围的景色慢慢模糊,直到最后消失不见,绿地,苍翠,高山又变回了银白的世界.幻境随着云豹的死去也逐渐消散了。夜色已经接近尾声,初升的太阳已经露出了头。看来跟云豹的战斗持续了将近一个晚上。哈奇长嗥之后,围着南迦的身边紧张的来回走着,不时用鼻子去拱南迦的身体,偶尔还用舌头去舔他的脸。见他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哈奇咬着南迦的衣领,一点点往来的路上拖。

    就在这时哈奇突然转向雪原一侧,它听到一小群马匹奔跑的声音,迎着风还有人在说着什么。不多时,一支统一黑色战马的骑兵小队出现在不远处,大概十人的规模逐渐向他们靠近。直到接近哈奇防备的距离才停下马步。

    这群骑士穿着连体链甲,后背背着长弓,腰间还挂着宽剑。战马也只是在要害部位多了一层保护。这支骑兵队摆出三角形的阵势,把一个牧师的打扮的人围在中心,使他显得得格外突兀。那人穿着黑边红底的斗篷,整个脸部都被斗篷遮住,在左胸挂着一个印有三片树叶的徽章,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一丝丝金光。带着毛皮的手套的右手拿着一本类似金属制成的书。

    “殿下,这里发生过战斗,有一个人生死不明的趴在地上,旁边蹲着一只雪狼!”一个三十多岁面色沧桑的骑士说到.

    “你确定是雪狼吗?”那个牧师打扮的人问道,听声音因该年纪不大,虽然褪去了稚嫩,但是跟成熟还挨不上边。

    “如果没错的话,我想那是一只雪狼王!”骑士回答。

    “雪狼王?!让我过去看看,我不相信在这种地方会见到一个有主人的雪狼王!”不等别人回答,那个牧师催马走到跟前。

    “恩,蓝色的眼睛,看来传言都是真的!感谢母神,让我亲眼看到了雪狼王。那是什么?”殿下抬起手,指向了失去头颅的云豹.

    “恩,那应该是云豹,不过被撕断了头颅.”

    “那一定是雪狼王干的,又见证了雪狼王的勇武,看来这次出来真是没错!”那位牧师有点忘形的自言自语。

    “殿下,那个人流的血过多,如果您不再救治的话,我想他会回归母神的怀抱!”旁边一个金发,帅气的骑士提醒道。

    “是的,卡尔,多谢你的提醒,见到雪狼王的兴奋使我忘记了我的职责!”说完后,牧师下马往南迦走去。

    “殿下,不要!不要离他过近,否则我们和这只雪狼会发生冲突,从我们到达这里起,它一直处于戒备的状态,如果贸然靠近的话我想它会发动攻击!”那名沧桑的骑士,拦住他之后说道。

    牧师听到后,点了点头。站在距离南迦还有二十米的地方站住。挺拔起身体之后用左手托着书,右手压在上面开始低声的念叨。“万能的母神,您最虔诚的信仰者,用心灵向像您祈求,用您的慈爱去救助我面前的生命!”

    念完后用他的右手对南迦和哈奇的位置虚画了一个圈,随着他的手,一片圣洁的白光,缓慢的把南迦和哈奇罩住,犹如春日的阳光照在身上,整个的身体都不在寒冷,而是发出阵阵暖意,哈奇也察觉出他的举动是在救治它和它的主人。所以也撤掉了戒备的姿态,静静的趴在南迦的身边享受这温暖的白光。

    牧师在完成这个祷告之后,慢慢的退了回去,骑到马上,跟那名骑士的头领说到:“云豹已经被这位勇士击杀,我们也该回去了。但是不要把今天的事告诉蓝妮,我可不想让她跟我耍上好几天的脾气!”说完后,又不舍得看了看哈奇,“狼王,希望我们还可以再见!”这队骑兵来的快,走的也快,不一会就在皑皑的雪原上消失了踪影,只留下一串串清晰的马蹄印迹。

    哈奇的身体本身就非常雄壮,受到治愈之后,一会儿便恢复了精神,身上的伤也都好了个七八成.但是看到南迦还趴在地上,又着急的来回走来走去,时不时的去拱拱南迦,嗅嗅他的脸,希望他早点清醒。就在太阳快升到头顶的时候,南迦也缓缓地苏醒了过来,感受到了周围的低温和刺眼的阳光,他知道自己还活着。南迦挣扎着坐了起来,看到哈奇一直注视着自己。见到自己醒来,它表现的非常高兴,毛茸茸的脸颊一直在自己的脸上蹭。

    南迦感受着它的喜悦,看到它也没有什么大碍,而自己再一次逃离了母神的怀抱。不禁高兴的抱着哈奇在雪地上打起滚来。不过滚了几下之后南迦突然坐起来,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三道抓痕还能清晰的看见,但是伤口都已经结痂了。虽然还很疼痛,但是已经不再流血。后背的抓痕也像一样,已经长出一些粉嫩的新肉。

    南迦看着自己身上奇迹般愈合的伤口,询问哈奇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见哈奇不置可否地把脑袋别向一旁,眼睛望向雪地上那片马蹄印。南迦一时也琢磨不出其中缘由,干脆也就不再去问。

    “云豹呢?”这时南迦才想起重要的问题。哈奇听到南迦的话,赶忙跑到一边,把云豹的头颅叼了过来,之后用嘴叼住云豹的爪子,把尸体也拉到了他的面前,看着生前那么矫捷凶猛的云豹,现在却身首异处,南迦突然感觉到了生命的脆弱。再看到云豹尸体上的毛皮几乎全部被哈奇抓烂,他真有一种想哭的冲动,费了这么大的劲,几乎拼上了性命就剩下这么点东西。

    可能哈奇看到南迦的情绪不高,便来到南迦身边用头拱了拱他。看到哈奇这个样子南迦感觉很欣慰,至少还有一个肯舍得性命去保护自己的伙伴!南迦摸着它的脖梗安慰着:“哈奇,如果没有你,我可能就死了!毛皮没了,回去再想别的办法!”哈奇听到南迦的话之后,便又默默地蹲坐到一边。

    南迦再次把目光投向了云豹的尸体,心想“总比没有强!”然后小心翼翼地扒下云豹的毛皮,生怕再因为用力过大扯坏几个地方。云豹脑袋上的那个晶石也被挖了下来。南迦认定有晶石的野兽都有点奇怪的能力,所以晶石都要保存起来,没准什么时候就能派上用场。收拾好一切,看着已经残破的护甲,也打包卷了起来.拿好东西踏上归途!

    再走回镇里看着酒馆那扇熟悉的小木门,南迦饿了一天的肚子又开始不安分的乱叫起来。哈奇也有意的将身体往小木门的方向靠去。但南迦看了看肩膀上的兽皮之后,唤过哈奇转身往自己的家乡跑去。虽然只出来了四天,但是有过生死的经历,就显得格外漫长,南迦也更加的思念自己的老爹。

    终于在三天之后,南迦拖着疲惫的身体站在了村外,连额头的碎发都挂着一层雾气。南迦看着那熟悉的村子,想象着进入村口又会听到某位大婶的尖叫和对莱姆大叔的控诉,带着这样的想法迅速的向家中冲去!一直跑到莱姆的家门口,突然发现他那口常年不熄的火炉也不再燃烧。一丝不安的情绪突然涌上南迦心头。

    急忙转身往家里走去,就在马上迈进家门的时候,看到莱姆颓败的从他家里出来。他看到南迦之后,慢慢走到他的身边拽住他的胳膊。“小子,先去我那里,有些话。。”

    莱姆没有直视着南迦,而是把脸别向一旁,目光闪烁。南迦听到这里,用力地甩开他的手,直接向老爹的房间冲去。推开门之后,没有了那熟悉的药味,房间内打扫的非常清洁,老爹的床上空无一人。南迦顿时感到脑子里“嗡”一声,像炸开了一样。发疯似的跑到莱姆家里。

    “老爹呢?”南迦强忍着泪水,希望莱姆告诉他老爹的去处,哪怕是谎言。

    可是莱姆低头不语,只是轻轻的流下两行热泪。南迦已经明白出了什么事,无力地跪倒在地,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垂落到地面。南迦双拳不停的捶打着地面,哽咽着:“不会的,老爹不会走的,老爹还在等我给他治病。不会的.不要离开我啊.老爹!”由一开始无声的落泪直到嚎啕大哭。

    连莱姆都被南迦的悲伤所感染,抱着他的身体说道:“不要这样,南迦,你老爹不希望看到你这么悲伤。”

    可是南迦根本听不到他的话。哭了一会之后南迦站起来甩开莱姆,疯了一样的跑了出去.漫无目的地乱跑。他现在心里过于的悲伤,不想见到任何人,只想用这样的方式来发泄自己心中的悲痛。莱姆追了几步之后就放弃了,没有人追得上疯跑的南迦。不过有哈奇的陪伴,相信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南迦一路的疯跑,一直跑到天黑,才逐渐停下,蜷缩着蹲在地上抱着哈奇痛哭,他相信哈奇能体会他的悲伤,因为从此以后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只有哈奇了。南迦抱着哈奇一直哭到不知不觉地睡去。

    醒来后,哈奇趴在有风的那面,静静地守护在自己身旁,并警惕地注视着周围。自己身下有一些草叶,也一定是哈奇所铺的。感受着哈奇的温暖,南迦躺在上面看着满天的繁星,突然想起临走时老爹告诉他的话,“一个男人总是要经历悲伤才会坚强!”

    想着老爹的话,南迦再次回到家中,虽然情绪稳定了许多,但是看到这既熟悉又陌生的房子,还是会忍不住悲伤。拖着疲惫的身心躺在床上,想着自己今后该何去何从。但是脑中总是浮现和老爹的那次对话,“孩子,如果我不能再陪伴在你的身边,远离战争,平静的生活下去,那是你母亲最希望看见的。”可是该如何才能远离呢?南迦想着这烦心的问题直到天亮。

    一大早问过老爹的墓地之后,南迦就在那里陪伴了很久,莱姆接连去看过几次,每次都见到南迦对着他老爹的坟墓低声的说着什么。莱姆知道这个孩子性格极其固执,决定的事情根本没法改变,所以除了送饭,也就不再打扰。直到第八天,南迦带着哈奇来到莱姆的小院里,可能是莱姆的心情也十分不好,坐在火炉旁的凳子上发呆。

    “我想去外面走走。”南迦走到他的身边说道。

    “嗯,知道你会这样的,去比斯帝国吧,哪里比较太平。”莱姆说完后,起身从房间里拿出一捆箭袋和一把新打制的猎刀递给南迦。箭带里有大概40根纯金属制成的羽箭,也不知道这是他苛扣了多久才攒下来的料。

    “也许我还会回来。”南迦看了看手中的物件,说完后转身离开了小院。

    “哎,孩子,生活在这个时代,是很无奈的。”莱姆对着南迦的背影,轻轻擦了擦泪水。

    第二日清晨背好行囊,南迦最后看了一眼这个生活了近十八年的小村,含着眼泪踏上了旅途。几天之后的傍晚,在最后一丝阳光将要被湮没的时候,南迦推开了那扇熟悉的木门,再次踏进森卡镇的酒馆。但是这次和上次来时大不一样,看到里面有不少的酒客,手里拿着酒杯,在烟雾缭绕下高谈阔论,都是在庆祝比斯的骑兵返国。

    老板看到南迦之后,掩饰不住的开心,连忙招呼南迦和哈奇坐到他的吧台对面,询问他离开以后的经历。南迦安静的看着酒馆老板,没想到自己漫无目的的乱走,居然会再次走进这个酒馆。

    “给我杯酒。”南迦指着面前最大的那个瓶子说道。酒馆老板仿佛也感觉出了什么,不再说话,给南迦倒了一杯之后推到他的面前。随口说道:“小伙子,只有什么都经历之后才能慢慢的成长!”南迦看着绿色的酒液在杯中轻晃,举起杯子一饮而尽,咧着嘴,轻轻的吐出酒气。

    “心情的不同,酒的味道也会不同!”老板看着南迦的样子,知道他很少饮酒。所以说出了喝酒的意义。

    南迦轻轻点点头,听着老板的自言自语。抓起酒瓶又给自己满了一杯。一直到最后南迦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喝了多少,只记得最后自己边喝边哭还把一切的事情都告诉了老板。第二天早起时的头痛,让南迦忘掉了昨晚发生的事情,心理的悲伤也减轻了许多。看来喝酒也有一些好处,不过也使他明白一件事,酒要分场合才可以喝。

    05w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