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五文学 > 网游小说 > 狼魂 > 第一章 初遇
    第一章 初遇(本章免费)

    这里是一片冰雪与高山组成的世界,此时在最高的一座山峰之上,一只刚刚出生的雪狼正趴在一块柔软的毛皮上熟睡。即使是下面的战斗也无法影响它地睡眠,只是刚才那一声苍凉的狼嗥,才使它抖动了一下眼皮。这时旁边的空气出现不规则的波纹,突然,一个身穿斗篷的白发老者出现在它的身边。老者看着下面地战斗,深邃的眼里透出一丝悲凉。看了一会,他转过身轻轻抱起那只雪狼,嘴唇轻轻默念了几句,一道耀眼的强光闪过,老者与那只雪狼消失在原地。

    大陆历 1427年 6月13日

    这是块曾受过母神赐福的土地,到处充满着祥和与欢乐,然而人类那无尽的**和贪婪所引发的战争,破坏了她原本的安宁与平静,也许母神厌恶了人类间的争斗,从此放弃了这里!---开篇语

    "曾经的神恩之地,现在已面目全非,曾经宁静的生活现在已被残忍的战争扰乱!曾经美丽的家园现在已变为焦土,曾经幸福的孩童现在已流离失所,迷途的孩子还可以在何处取得温暖的庇护?也许只有死后才可以重归母神的怀抱!我用上万次的呼唤和祈祷,希望母神不要放弃我们这些仍赞美您的孩子!"

    南迦每次来莱恩镇的时候都能看到牧师在神殿的台阶上,慷慨激昂的对着母神肖像祷告,每次都是唾沫横飞,每次都是热泪盈眶!

    "神恩的土地?狗屁!"这块大陆就是神特意造出来让人们受苦的.南迦不忿地想着!

    也不怪南迦会这样去想,曾经的诺亚大陆确实是充满了和平与宁静,各个种族之间一直都在和平共处,这样和谐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加比大帝的登台而终止.他挑起的战争打破了大陆以往的宁静,他不仅发动对人类的侵略,对待异族尤其残忍,持续近百年的战争使这块曾经富饶祥和的土地饱受战争的摧残.这最后的一块和平之地,也许只有等到失去那天,人们才会意识到自己的愚蠢。

    南迦所在的莱恩镇,只有几千人口,是周边的几个村落所组成的小镇,隶属于欧奇.位于整个大陆的西北方向.国家版图就像一个倒立的三角,夹在三大帝国中间.西面是威客,那个满是黄沙的国家;北面是比斯,一个终年积雪的国度;而东面的雪莱,则是整个大陆最为富饶的国度。也许是受到了威客和比斯这两个帝国环境与气候的影响,欧奇国内的地形除了满是野兽的山林,就是只有毒蝎才肯光顾的沙地,并且资源匮乏开采不出任何有价值的矿物,而且气候极其恶劣.哪怕是在夏天,晚上也需要烧火来抵御低温.也许周围的强国都不愿意为了这么一块贫瘠的土地发动战争,所以这个小镇也平静了几年.但不知道这种宁静的日子什么时候就会失去。

    南迦一米八的个头,长得并不强壮,但非常结实。由于常年在山上打猎,风吹日晒皮肤呈现健康的古铜色,国字型的脸显得格外的老成.一头褐色的卷发用布条拢住绕过耳朵,随意的抛在脑后,微皱的眉头下一双不大但非常有神的褐色眼睛,尖挺笔直的鼻子,厚实的嘴唇.能看出是个性格坚韧并不善言谈的人。身上斜挎的柏木猎弓和抗在肩上的兽皮,让人很容易猜到他的身份。

    除了来贩卖野兽的毛皮给老爹换些药材,南迦平日很少会来小镇.南迦老娘去世的早,老爹的身体也越来越差,咳嗽时吐的血越来越多。这是老爹以前当兵时烙下的毛病.这个年代所有当兵的人,不是战死沙场就是拖着满是疾病和伤痕的身体回到家乡。莱恩镇除了领主和神殿的房子外,就属这家韦伯药店的房子最高,并且离几米外就会闻到那股药材的味道,所以也很容易找到。

    "南迦,又来给你老爹买药啊!"药店老板是个矮胖子,手里拿个手绢没事就擦擦头上的汗.一张椭圆形的大脸上顶着个方帽,满脸的肥肉堆出好几层,几乎把眼睛都挤没了.他的脸上总是带着皮笑肉不笑的奸相,让人看了就不会有什么好感.在这个战乱的年代里能像他吃的肥的人可不多见咯。

    "嗯,这些换点治咳嗽的药."南迦每次来这里卖毛皮,都会被这个胖子坑一笔。他也早已习惯了,不过没办法,现在买东西都是要现钱的,像他这样肯用毛皮换药的也就只有他这一家而已。掂量着拿到手里的药,南迦不禁又开始在心里诅咒这个胖子,希望他死了以后被魔鬼抓去,割下身上的肥肉去拷油!每次南迦换完药之后从不在小镇逗留,而是直接回村,因为他十分厌恶看到领主老爷家的骑士,那些骑士没事就喜欢在镇里欺负居民,争夺财产和女人的时候他们就像发情的公牛,然而每到冲锋陷阵的时候却见不到他们的身影。

    命运就是这样.不会事事如意!

    "那群倒人胃口的东西!"南迦皱着眉轻声地嘟囔.远远地看到三名骑士骑着高大健硕的战马在路中间急驰而来,身后带着一溜黄烟.扬起的黄沙久久才会平息。那群骑士所骑得战马头部和身体都披覆着金属的甲片,只露出四条强健的长腿,骑士们身披大红色的披风,全复式的金色板甲上没有一丝划痕,腰间佩戴着只有礼仪时才会使用的细剑.总是有意挺直着身体来显示自己的威风.头盔上的红色羽毛随风摇摆,仿佛也在耻笑这些骑士。

    他们偶尔还对街边的姑娘们吹几个口哨,说几句下流的话,镇里的居民早已经习以为常,都低头站在路边盯着自己的脚趾,来回的默数。南迦不愿意招惹他们,也学着居民那样,退到墙边冷冷的注视着。希望他们赶紧滚蛋,好趁早回家!

    飞奔得战马很快就到了南迦眼前,突然有一名老者从路边冲了出来。南迦着急的大喊:“小心!”随后奋力的向前冲去想推开他。但刚跨出一步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不能移动,感觉像被束缚了一般。只能眼看着悲剧的上演。幸好骑士的战马及时停住了脚步,险些就撞到老者的身上。

    由于战马的急停,险些把骑士摔到马下,气愤的骑士抡起马鞭,不停地抽打那名老者,而且还在不停地叫骂。

    "你他妈瞎了,你个臭老头,不懂得要给尊贵的骑士让路吗!"

    南迦愤怒地着那名留着八撇胡子的骑士,如果身体能动,他一定会抽出猎刀划过他的脖子!被抽得那名老者,满头的白发,弯曲的身体下不知怀里抱着什么.身上的斗篷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岁月,下摆的边陲已经磨的不像样子,原本应该黑色的斗篷,只有被抽过的地方才稍微显现出一点原本的颜色。

    看到骑士拿鞭子抽一名老者,镇里的居民都开始小声的议论,指责骑士的残忍。也许骑士也不愿意因为抽打老者有**份,抽了几下之后,坐正了身体趾高气昂地离去。围观的人群逐渐散去之后,南迦也恢复了行动得能力,对于自己刚才不能移动也感到了非常的诧异。也许是连日来不停地打猎,过于的愤怒导致的身体僵硬。

    南迦简单活动了几下,赶忙走过去搀扶起那位老者,帮他拍打了一下身上的灰土.找了块石头让他坐下休息。

    这位老者稍有些佝偻的身形,可以看出他年轻时应该非常的高大.在他的脸上刻着很深的岁月痕迹,一双黑色的眼睛,深邃且充满了智慧,看上去却充满了悲伤.一把乱糟糟都有些打绺的胡子从宽大的鼻头下直达前胸,已经无法看清嘴的位置。一身邋遢的造型身上却有着淡淡的麦茶香气,另南迦非常不解。

    "谢谢你,年轻人."老者的声音缓慢而且富有磁性,让人听到之后心情会平静很多.

    "没事吧?那帮该死的骑士。"南迦对于自己刚才没办法出手,感到非常的懊恼。

    老者听到南迦的话,哼了一声,撇了撇嘴:“他们?他们也能算得上骑士?只不过是几个骑着马的小丑而已!"

    南迦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觉得很有意思.狠狠点了点头,表示赞同!这时老者低下头,用手轻轻抚摸了一下他怀里的那只小狗。南迦这才明白,刚才这个老者就是为了保护它才挨的两鞭子.看上去这只小狗刚出生没几天,就像一个毛球一样安静的趴在他的手上.一身雪白色的毛发,蓝色的眼睛.现在还有人会照顾小狗,不禁觉得这个老者还挺有爱心!

    "嘿,年轻人,我想让你帮我照顾它好吗?"说完后便把小狗举到了南迦的面前。

    南迦看着小狗水汪汪的眼睛一动不动,可怜兮兮的一直盯着自己,突然伸出舌头舔了下自己的鼻子,可爱的样子惹得南迦笑了起来。

    "你为什么不养呢?我平时很忙,还要照顾我老爹,我想我无法照顾它!"南迦深思了一会说到.

    "恩,我要去很远的地方,不方便带着它,其实它现在还小,每天吃得也不会很多,而且几乎每天大半的时间都在睡觉。不会给你填什么麻烦的.等它长大一些,还可以跟你一起打猎,也算一个帮手,怎么样?听上去是不是不错?"这个时候老头的眼睛里跳出好多小星星在闪,一改刚才睿智的模样,看起来就像一个顶级的神棍。南迦看到他的变化半天没有说话,而这个老者看了看自己的猎弓之后,从怀里掏了半天,掏出来一块椭圆形黑色的石头,放到南迦的手上,入手极沉,险些没有拿住。南迦不仅开始怀疑,这个老头在怀里揣一个这么沉的石头干什么。

    "这什么东西?在哪捡的?"南迦看着手中这满是坑洼小洞的石头,瞅了半天也没看出有什么用处.刚要扔掉,却被老者把手压住,满脸神秘地看看左右,凑到南迦的面前,压低了声音:“快收起来,这是一种极奇罕见的金属!”

    看到他的表情,再听到他的话,南迦突然感得这个老头的精神可能不太正常。不想再招惹他只好点了点头:“好吧,我帮你养,这个你自己留着吧!”说完后,南迦把那块石头还给了他。老头看到自己的话不被信任,不由得脸有点发红,想辩解些什么,又不知该怎么说,呶了呶嘴半天才说了一句:“留着算个纪念吧。”南迦实在拗不过他,只好收下,抱着小狗起身就准备回家。刚走了两步,突然转过身来,回头就看到老头正在快速拍打衣服,做出一副要溜的样子,一滴汗渐渐从南迦的脑门上流了下来。

    老头发现南迦在看他,尴尬的笑了笑:“还有什么事吗?”

    南迦用手举了举小狗:“它有名字么?”现在的南迦心理越来越怀疑,这条狗没有那么简单吧?

    “它叫哈奇,善待它吧,希望你能成为伟大的勇者!”说完后,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南迦惊讶的张着嘴一直注视着老头消失的地方,足足过了三分钟.直到确定自己没有眼花和出现幻觉后,才小心翼翼地抱着哈奇一路飞奔回家!神秘的老头,南迦决定隐瞒哈奇的来历,因为太过离奇,这事要是说出去.会被人们笑死的!就说路边捡的狗好了。南迦回到村子,看着自己生活了十七年的地方,安静而且祥和,也许这里还算是乐土吧,这么多年的战争好像故意遗忘了这里,军队从来没有光顾过这个可怜的小村子,也许她太小,没有什么争抢得价值!

    回到家安顿好哈奇之后,开始准备晚饭,随着父亲的病重,南迦从三年前他就支撑起了家庭的一切。由于从小就有出众的力量以及灵敏的反应,所以猎户是他最适合的职业。

    不过要说力量,那就要提到他隔壁的那个色鬼--莱姆。

    那个人的身上几乎找不到任何优点.干瘪瘦小的身材干的却是铁匠,在村里应该算是女性讨厌榜的榜首,好色仿佛是伴随着他诞生的词语.不过村里的男人们又不能没有他,因为他的打造技艺那是镇里的人都认可的.所以全村的男人几乎达成共识,只要莱姆的行为还停留在只用双眼的程度,大家就不跟他计较!不过领主的骑兵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了,因为莱姆总是会苛扣下一些剑上的金属,之后骗他们剑细之后有什么好处,直接导致那些骑士的配剑越来越像礼仪用剑。

    05wx